毫不令人意外地主导了整个故事的报道框架,林

来源:http://www.i-pob.net 作者:巴黎人-在线教育 人气:92 发布时间:2019-11-04
摘要:感人的“越洋寻亲”里被忽视的另一面 23年前,刚出生不久的女孩崇福婷被遗弃在湖北省崇阳县街头,后被一名美国女子带回国收养。近日,崇福婷和养母一起回到了崇阳县寻找亲生父

  感人的“越洋寻亲”里被忽视的另一面

23年前,刚出生不久的女孩崇福婷被遗弃在湖北省崇阳县街头,后被一名美国女子带回国收养。近日,崇福婷和养母一起回到了崇阳县寻找亲生父母。  昨日,崇福婷告诉记者,寻找亲生父母是她的愿望,她从未怨恨过遗弃她的亲生父母。  左脸有胎记 弃婴被美国人收养  1996年7月19日,有市民在崇阳县崇阳二桥边捡到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女婴,并将其送到崇阳县社会福利院。入院后,福利院工作人员用崇阳的“崇”字作姓,给这个女婴取名叫崇福婷。5个月后,她就被美国女子克里斯汀收养了。  养母克里斯汀说,小时候的崇福婷左脸上有很大一块蓝色胎记。因为这个胎记,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多次和她进行确认是否要收养,但她丝毫没有嫌弃,她的丈夫还认为,孩子的胎记仿佛是天使的吻。  她被克里斯汀带回美国后,为了去掉脸上的胎记,养父母先后4次带崇福婷去医院做激光手术,现在,脸上的胎记已消失大半,仅剩左眼周围还有浅浅的蓝色痕迹。  来华毕业旅行  有了寻找父母的想法  2018年10月,崇福婷大学毕业,获得了商科的学位后,崇福婷在养父母的建议下,将毕业旅行的目的地选在了中国。崇福婷告诉北青报记者,和养父母一起来中国是她的毕业礼物。一路体验中国文化的时候,她更想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去年,崇福婷和养父母还一起去了崇阳社会福利院,并拿到了当初的收养公证书以及送养儿童登记资料。在福利院的登记资料上,崇福婷的出生日期为1996年1月12日,入福利院日期则为1996年7月19日,于1996年12月18日被领养。  毕业旅行回到美国后,崇福婷没有放弃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她整理了所有找到的资料、照片,在2019年1月,再次来到了中国开启寻亲路。   未恨过亲生父母   只为感激“生了我”  23日,崇福婷一行人再次来到了崇阳县后,崇福婷和养母、志愿者将准备的小海报贴在了崇阳的大街小巷。  崇福婷说,她此次“寻亲”主要是想见到亲生父母,但不会打扰到他们的正常生活。崇福婷说,“我知道,他们遗弃我是因为在我出生时,他们的生活环境不允许他们抚养我。”我想见他们只是为了感谢他们生了我,希望以后能够保持联系,想对他们的家庭有更深的了解。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的亲生父母不要担心我。我现在有一个非常幸福和健康的生活!

“姐姐找到了她的亲生父母,我也想早日找到我的亲生父母。”10月12日,中国与荷兰时差6小时,国际长途电话的那头,17岁的常福双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常福双和姐姐林淑萍都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一出生便被亲生父母遗弃,后来又被一对好心的荷兰夫妇领养回国。在爱的教育下,姐弟俩对亲生父母没有丝毫抱怨。今年7月,林淑萍有幸找到亲生父母,并返回中国与他们相认,这让大洋彼岸的常福双很羡慕。2000年8月30日,刚出生没几天的林淑萍被遗弃在福建省古田县社会福利院门前;第二年,来自荷兰的米可夫妇收养了她。常福双是在2001年12月25日被遗弃在吉林省长春市大屯镇双山村耿家油坊屯的一户人家门口,那时他才出生一周,裹着小棉被全身发紫、脐带都没有褪去;2004年,米可夫妇带着养女再次来华,收养了可怜的常福双。从此,林淑萍和常福双就像亲姐弟一样,在荷兰幸福的成长。他们得到来自养父母无微不至的关爱,性格变得活泼开朗,并且心中一直存着爱的理念。养父母一直都没有对他们隐瞒身世,不仅雇家庭教师让他们学习中国文化,而且还教导他们正确看到自己被遗弃的事实。从小到大,对于被父母遗弃这件事,两个孩子始终都持宽容理解的态度,他们相信父母一定是有难言之隐才会出此下策。除了在爱的浇灌下茁壮成长,林淑萍和常福双还有优渥的条件学习各种特长,林淑萍喜欢弹钢琴、跳古典芭蕾舞、擅长熘冰,而常福双则擅长跆拳道、喜欢打棒球……一口流利的英语,爱笑的表情,仅从外表根本无法看出他们曾经遭遇过的苦难,感谢命运,他们的未来一片光明。如今,养父母都老了,而林淑萍和常福双也都长大了。林淑萍正在大学读酒店管理专业,而常福双还在读高中,并且对理科很感兴趣。米可太太说,她不止一次看见过女儿因为想念亲生父母而哭泣,作为养母,她的心灵也备受煎熬。于是,去年2月份,米可夫妇带着林淑萍回到福建古田,开始了他们的寻亲之旅。今年4月底,在当地寻亲帮帮团志愿者的帮助下,林淑萍通过DNA匹配,找到了目前家住四川的张长路和钟代英夫妇,他们便是林淑萍的亲生父母。3个月后,林淑萍第一次来到四川和中国的爸爸妈妈、姐姐弟弟团聚。原来,张长路夫妻出身农村,早年在福建古田打工,那时候家里贫穷,生下林淑萍却养不起,无奈只能送到当地的社会福利院。见到亲生父母后,林淑萍笑着和他们聊天、合影,丝毫没有生疏感,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图左二为林淑萍。林淑萍今年18岁,她打算等大学一毕业就来中国学习,并且可能会把地点选在成都,因为这样可以离亲生父母更近一些。远在荷兰的弟弟常福双很羡慕姐姐能够找到亲生父母,同时,他也很想了解自己的身世。“我想知道我来自哪里,我有没有兄弟姐妹,我的亲生父母又是谁?”常福双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因为“常福双”是福利院工作人员给他起的,希望他“福禄双全”。米可夫妇了解儿子的心思,目前,他们正在努力寻找关于常福双当年被遗弃的更多线索和细节,“2001年12月出生,25日被遗弃在吉林省长春市大屯镇双山村耿家油坊屯的一户宋姓家门口,出生一周左右,全身发紫,脐带还没褪去,哭声不止,用小棉被包裹。”

  与其渲染感动,不如去发掘事件的根源,那些涉嫌遗弃子女的父母不能只享受“美好团圆”,也要对自己当年的行为负责任。

  -----------------------------------

  最近,又一个“越洋寻亲”的故事,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

 

  今年2月,已在美国生活了20年的被领养女孩兰兰,在因缘际会之下,竟然在一次基因检测中发现自己和一位中国留学生小郑是“三代以上远亲”。发现这件事后,兰兰立即踏上了回国寻找亲生父母的旅程。在小郑及其母亲的帮助下,兰兰在近日顺利和亲生父母团聚相认。

本文由巴黎人网站网赌发布于巴黎人-在线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毫不令人意外地主导了整个故事的报道框架,林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