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级政府屡出治理择校费禁令,公诉机关根据审

来源:http://www.i-pob.net 作者:巴黎人-教育有料 人气:171 发布时间:2019-11-23
摘要:一小学账外资金超亿元,几乎全来自学生缴纳的赞助费 新快报讯日前,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发布了《教育系统职务犯罪应当引起重视》的调研报告,对发生在中小学教育领域的腐败敲响

  一小学账外资金超亿元,几乎全来自学生缴纳的赞助费

新快报讯 日前,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发布了《教育系统职务犯罪应当引起重视》的调研报告,对发生在中小学教育领域的腐败敲响了警钟,该领域的腐败多与招生相关。优质教育资源的缺乏,正让北京一些知名中小学成为利益的竞技场,尤以“小升初”激烈。

  11月初,教育部网站发布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力争经过3到5年的努力,使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不再成为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并提出了10项措施治理择校费。意见一出,立即引起社会和家长的普遍关注。人们在表示赞成和欢迎的同时,也表示担忧和怀疑——一纸“禁令”能否根治多年形成的择校痼疾?

教育部近日透露,2011年全国共查处各级各类学校乱收费问题涉及金额5亿多元,3696人受到党政纪处分和其他处理。教育部表示,将严处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教辅材料散滥等,承诺5年内控制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学校乱收费问题,一直为社会所诟病。目前,这一问题不仅导致了入学难,而且还滋生出教育系统腐败。

图片 1 一名北京小学生获得的奥数竞赛等奖状奖牌。虽然教育部门年年禁奥数, 但因切不断奥数与升学的关系,奥数年年火爆。摄影/双木 供图/IC

  2008年8月,北京市某小学部分原校领导和财务人员因涉嫌职务犯罪受审的消息一度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

小升初就是“拼爹”

  择校年年禁家长年年择

进入六七月份,各地的幼升小、小升初、中考(微博)都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为了让孩子上个好学校,许多家长(微博)使出浑身解数托关系找路子四处奔波。这也为一些学校乱收费寻租提供了可乘之机。

早在1980年代中后期,在小升初免试入学之前,“走后门”、“找关系”的变形已经上演,这些变形穿越小升初改革前后,在权力与金钱的作用愈加明显的现代,日益成长。

  庭审现场,公诉机关根据审计机关提供的材料证实,据不完全统计,该校的账外资金数额超亿元。被告人之一也证实了上述内容。另据媒体报道,该部分账外资金,几乎全部来自“片外”学生入学缴纳的赞助费。

孩子已经升入北京市十九中的陈静(化名)终于松了一口气,从儿子上小学三年级起,她就专职陪读。

  择校早已不是新鲜话题,我国中小学阶段已经陷入了“政府一边禁、家长一边择”而且愈演愈烈的怪圈。

实际上,从上世纪80年代中叶至今,治理教育乱收费始终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教育领域主抓的重点工作之一。从将禁止教育乱收费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明确义务教育学校的收费标准,到关注部分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的乱收费,并将农村学校的乱收费以法规的形式纳入了治理轨道,再到建立收费的听证制度、公示制度、责任追究制度等规章制度,举措不可谓不多、力度不可谓不大。但教育乱收费现象依然屡禁不止。

变形前传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袁春华和同事调查发现,辖区内中小学设“小金库”的现象比较普遍,这为少数人谋取个人利益或小团体利益提供了有利条件。“近年来,一些学校通过收取择校费、计划外招生、经营学生食堂、房屋租赁等积累了大量的资金。这对促进学校基本建设和改善教职工的工作、生活条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违纪违规使用这部分资金的现象也较为严重。”袁春华说。

陈静觉得,“小升初就是‘拼爹’,真正参加电脑派位的都是些平民百姓”。其孩子所在班上的46名学生,参加电脑派位的不到1/3.

  近年来,各级政府屡出治理择校费禁令。今年4月,教育部、国务院纠风办等部门还联合下发了规范教育乱收费的实施意见,要求着力解决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择校乱收费问题,严禁捐资助学与录取学生挂钩,严禁向学生收取与入学挂钩的任何费用。

“学校乱收费,已经从当初的单纯收费行为演变为滋生教育腐败,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不少中小学校长因此落马。”河南省新密市人民检察院曾办理过多起教育系统职务犯罪案件,负责办理此类案件的检察官王玲玲说,“教育系统的职务犯罪主要发生在中小学校长及主管领导身上,主要手段就是乱收费设立小金库进行贪污挥霍。”

从1980年代开始,原国家教委多次下文要求取消小升初考试,实行划片就近入学,以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给小学生减负。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经过调查也发现,辖区内中小学的“账外账”或“小金库”现象突出。部分学校将收取的共建费用、赞助款私自截留,存入单独设立的银行账户,用于学校的各项额外开支,比如发放奖金等福利。

根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微博)的调研,普通学校承担了大部分派位学生,学校越好,参加派位的比例越小。一些名校如人大附中等根本不接受电脑派位生;海淀实验中学的17个班中,4个班为派位生,约占24%。据初步估算,目前北京市各城区通过电脑派位入学方式的比例大致为东城44%、海淀40%、西城33%,均不足半数。

  然而,各种禁令并未遏制家长择校的热情,禁令之下,择校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由择校费变成“捐资助学费”“赞助费”“借读费”。一位学生家长对记者说,给孩子择校报名那一天,家长都握着大把的钱排队,几万块钱交给学校,连收据都没有。“这哪里是自愿捐资助学,分明是‘被自愿’啊!”

乱收费

直到1997年,上海才首次全市执行小升初免试就近入学。北京晚一年,在1998年真正全市执行免试就近入学。

  “招生这块儿的水,那可深了去了。”在被问及北京市中小学的招生工作时,北京某重点中学的一位知情人连连摇头。刚完成所在学校招生工作的上述知情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中小学的招生工作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该知情人表示,在北京,“小升初”首先有一个推优的过程,选取一些学习好的孩子作为推优学生,并且将这些学生的名单张榜公布。推优学生会首先参与好学校的电脑派位,但是这不能保证这些孩子全部都能上好学校。而没有被电脑派出的学生,将跟随“大部队”进入第二轮派位。“这时候学校就有好有坏了。”他说。

学校设立“条子办”

  北京市民魏先生的孩子今年刚刚上初中,差几分没有考上离家最近的一所公办知名初中,学校通知魏先生,可以向与学校开展合作的一所民办中学上交每年3万元的“借读费”,就可以进入这所知名中学就读,只是孩子的学籍放在了民办校。

方式隐蔽花样翻新金额巨大

小升初游戏规则虽然彻底改变,但当年的潜规则—成绩不过关,托关系走后门却被一脉相传。

  在该知情人看来,大部分学生参与的全区电脑派位,可以说是一个显示“后门”和关系的过程。“电脑派位本身没有什么文章可做,但是有门路的人在后期可以人为地调换学校。这是上面默认的,他们甚至会指使学校招收与教委有关系的学生。这些关系户给学校交的钱可能比其他‘后门生’要少,比如普通‘后门生’要交3万元,而上面指派下来的只要1.5万元。”他说。

2011年,北京市小学毕业生人数为10.2万人,至少有超过5万名孩子要通过其他途径参与到“择校”竞争中,包括“占坑班”点招、推优、特长生、共建生、“条子生”等方式进入目标学校。这是“小升初”灰色利益贡献最大的群体。

  为了孩子,魏先生咬牙交了钱。“小学一年1万,初中一年3万,上完初中,仅择校费就要15万元。”魏先生不满地说,“治理择校乱收费,我们当然欢迎。但为什么这么多年择校问题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严重呢?”

“随着国家不断加大治理力度,在教育乱收费问题上,一些学校不再是明目张胆公开收取,而是采用一些更加隐蔽的方式,‘化整为零,分次收取’、‘避开锋芒、错时收取’、‘巧立名目,变相收取’成为一些学校规避国家规定政策的新手段。”新密市检察院反贪二科科长邵占军说。

政府也为此发过一道道禁令。

  除电脑派位外,现在也有不少学生家长会选择走“特长生”这一途径,以期望凭此进入排名靠前的好学校。“我当然理解学生和家长的想法,但是这个过程的猫腻更大。因为所有的‘特长生’认定均由初中单方进行,然后送招办确定,基本上由学校报上去的就不会有异议。”

“占坑班”总体花费不菲。据21世纪教育研究的估算,多数学生课外培训费用为每年3万-5万元,多的达6万-8万元。此外,还有交通费、在外就餐费,家长需要陪同接送等等。从小学三年级孩子进入“占坑班”起,至六年级面临“小升初”,四年的实际花费可达10万元甚至更高。巨额花销后,最终结果未必理想。以海淀区为例,2010年海淀区的七大名校对应的“占坑班”有106个,按每班50人计,总人数达5000多人,点招人数共计560人,约10%。

  根据审计署的审计公告,截至2009年11月底,全国违规收取的择校等费用已退还学生或上缴财政3.84亿元,占审计调查发现此类违规资金总额的76%。这个数据只是择校乱收费的冰山一角,从侧面反映了择校问题的严重性。

记者曾就学校收费问题随即采访了一些学生家长,一名家长告诉记者,在小学入学收费上,有些条件好、教育质量高的学校每年的择校费用高达5万元。若一次性收取,会遭到一些家长的抵触。所以,学校就按月分摊,一个月几千元,这样不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

1995年上海市教委《关于进一步开展治理中小学乱收费的通知》提到,“……群众仍有反映,与入学挂钩的乱收费也未完全制止”。

  在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白春林看来,“特长生”这种招生方式存在弊端。“有些学生为了考到好学校,在小学或者幼儿园阶段,拼命学习特长专业,忽视基础知识的学习,形成了为特长而学习的‘追风’。同时,为选择好的学习环境和学校,家长不惜花费高昂学费培养自己的孩子,或者给有关招生负责人好处,来达到换取子女升入示范校的目的。”他说。

推优和特长生是“小升初”中最“名正言顺”的择校渠道,也最具操作空间。两种方式同样投入不菲,艺术特长生,一节钢琴课、声乐科,少则五六百,多则上千。

  当前,虽然我国城乡已经实现免费义务教育,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但是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追求,却使择校竞争呈现愈演愈烈的局面。北京市市民李萍认为:“只要学校之间客观存在较大差距,只要家长还有一点能力,择校就不会消失。谁也不会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还有的家长告诉记者,每次开学时候,既是收费的集中时期,也是相关部门治理的重点时期,有些学校为了避开公众视线,规避管理,在开学时只收取那些规定可以收取的费用,而一些不合理的收费项目,则放在开学后收取。另外,有的学校改换门庭,开办补课班、特长班、兴趣班,乱发复习资料,收取赞助费、捐资助学费、共建费、校服费、电影费、取暖费等各种名目的费用,乱收费的名目之多、数量之大、范围之广,令人咋舌。

通知中“五不准”措施第一条就是“严禁将捐资助学与入学挂钩,坚决杜绝以钱买分,以钱买学籍,以钱选择学校的现象。”通知说,上海治理中小学乱收费已持续多年。

  2003年,教育部、国务院纠风办等7部门建立治理教育乱收费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并联合制定了《关于2003年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尽管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收费的问题并未被列入上述“实施意见”,但在当年8月教育部再次就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召开的视频会议上,时任教育部部长的周济在讲话中指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得招收择校生,不得以任何理由和名义向学生家长收取与招生挂钩的‘赞助费’、‘捐资助学费’、‘共建费’。”

上述方式都是累孩子累家长的方式。而真正的VIP通道,则是“共建”模式。共建一般是指国家机关、大型企事业单位与重点学校通过“合作共建”,满足本部门职工子女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实际操作中,共建单位或利用公共资源给学校额外投入,或职工自负费用,以“共建”名义统一给学校。这也被认为是典型的“以权择校”。

  三至五年能否切断根深蒂固的利益链

对于这些形式多样的收费,邵占军认为,由于这些乱收收费形式隐蔽,花样繁多,而且很多学校在收费时,只收费不开票,学生在交费后得不到任何形式的凭证,查处起来困难重重,这也导致一些学校乱收费时间长、金额大,一些学校的小金库动辄上百万元,甚至更多。

1996年,上海市教委《关于进一步开展治理中小学乱收费工作的意见》,开篇第一句写道“1995年本市治理中小学乱收费的工作虽然取得了较为明显的阶段性成果,但与入学挂钩的乱收费尚未完全制止……群众仍有反映。”

  此后,教育部等部门在《关于2007年规范教育收费、进一步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中,第一次将“促进义务教育阶段均衡发展,积极探索解决城市‘择校’乱收费问题”列入“主要任务”。从2009年起,治理义务教育阶段与择校有关的乱收费问题连续3年被列为当年教育部等部门治理乱收费工作的“重要任务”。

“条子生”也被称为对教育公平损害最大的一个方式。目前一些重点中学这类生源占到当年招生人数的8%-10%左右。以致有名校不得不在每年开学前,设立“条子办”,专门处理此类事项。

  此次教育部提出10项治理择校费具体措施,家长和社会舆论普遍表示赞成和欢迎。有专家认为,这是教育部首次明确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费问题的时间表,表明了教育部门治理择校费的决心。这是对问题的正视,也是一种承诺。

小金库

1996年的“意见”将1995年“通知”的“五不准”发展为“五不准、五统一和四监督”,其中相应条款与前文表述一字不差。

本文由巴黎人网站网赌发布于巴黎人-教育有料,转载请注明出处:各级政府屡出治理择校费禁令,公诉机关根据审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