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准备小升初的孩子、家长的普遍状态,目前由

来源:http://www.i-pob.net 作者:巴黎人-教育有料 人气:168 发布时间:2019-11-15
摘要: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小学生来说,如果从六年级开始才为小升初做种种努力,那么说明他的家长不称职,因为这时间才开始起步,已经远远落后他人。尽管国家规定小升初不需要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小学生来说,如果从六年级开始才为小升初做种种努力,那么说明他的家长不称职,因为这时间才开始起步,已经远远落后他人。尽管国家规定小升初不需要考试,但要博得重点学校的青睐,文体特长、英语、奥数等,都需要几年的学习、培训。

推优、特长生、共建等招生渠道使某些单位、部门在小升初过程中拥有“特权”,由此引发教育不公。占有一定优势的学校都采取了措施吸收地区外学生,但这些措施一般要通过考试实施,很多经过考试的孩子还要以“助学款”的名义交纳费用。

小升初本应免试就近入学,严禁组织统一考试。但近年来,小升初择校越来越热,各地名校纷纷使招,变相举行各类考试选拔优质生源,形成一条越拉越 长的灰色利益链。为了争夺有限的优质教育资源,家长(微博)和孩子奔走在各类培训班之间,家长们焦虑苦闷,孩子们疲惫不堪。然而,这一畸形的竞争怪圈仍在蔓延,裹 挟着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摘要:   “我真苦/俺是一个兵/一个了不起的兵……我一天能上三四次战场……妈妈是侦察员/天天跑东跑西打听消息……现在的小升初啊!真是比战场还战场/最苦的可不是老师、家长/而是我们/一群快要枯掉的花朵……”这是一位六年级小学生的原创诗《我真苦!》,它在准备小北京小升初竞争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  “我真苦/俺是一个兵/一个了不起的兵……我一天能上三四次战场……妈妈是侦察员/天天跑东跑西打听消息……现在的小升初啊!真是比战场还战场/最苦的可不是老师、家长/而是我们/一群快要枯掉的花朵……”这是一位六年级小学生的原创诗《我真苦!》,它在准备小升初的学生中间悄然流行。  寒假据说是小升初最好的进补时间,越来越多的小学生在参加择校考前,会去课外辅导机构“进补”。为将孩子打造成“合格”的招生对象、甚至“牛孩”,家长们也不惜使出全身解数。忙,是准备小升初的孩子、家长的普遍状态。  进补,进补!  2月15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西三环八人教育的一个培训点,这个班对外宣传“安排来自理工附中的老师授课,目标校老师按照自己学校的入学考试特点,对学生进行针对性极强的训练”。记者采访到几位刚下课的六年级学生,他们小升初的目标是理工附中分校,一位戴着厚厚眼镜的男孩一脸严肃地说:“2月21日就要开始报名了,我的简历都专门请培训老师改了,过几天我还要接着上入学考试培训班,咬咬牙拼了。”  另外一名小女孩则向记者展示她夹在学习资料里的这首《我真苦!》,一脸疲惫地说:“奔走在小升初路上,觉得自己变老了。好害怕最后被电脑派位到不好的学校,那样都没脸见人了。”  近日,记者走访了几家知名培训机构,发现招生火爆。目前,市场上的“小升初”课程名目繁多,有一对一辅导,有保证班、保分班、精英班,还有一些奥数班,其中针对目标学校的寒假特训班尤其受青睐。  为了规范小升初,去年北京市教委和市政府教育督导室曾联合发文,要求查办小升初培训选拔,还考虑对民办教育机构有关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的学科类培训进行限制,不过,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所谓的“占坑班”依然方兴未艾。  而“坑班”也让这些稚气未脱的孩子深深体会到竞争的残酷。如十一培训学校近日公布了上学期末进行的六年级学生扩招考试结果,第二学期扩招报名参加入学测试的学生共有2262名,最终录取744名,录取率为32.8%,其中普通班661人,重点班83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小学生来说,如果从六年级开始才为小升初做种种努力,那么说明他的家长不称职,因为这时间才开始起步,已经远远落后他人。尽管国家规定小升初不需要考试,但要博得重点学校的青睐,文体特长、英语、奥数等,都需要几年的学习、培训。  101中学培训班近日发布了“坑班”扩招考试的结果,记者在其网站中发现,其名义叫做“小学综合素质培训班”的招生涵盖了三、四、五年级。  小升初的战役,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就悄然打响。  父母都是“侦察员”  “买了两千块钱的超市购物卡,还有托人从胶东带过来的海参,打算过了元宵节就去拜访一下人家。您是不是觉得我很功利,没办法,一切为了孩子。”近日,记者在国防大学一栋商务楼下,遇到了在航天部下属科研院所工作的董华鹏,他正准备接在培训班上课的女儿。他口中的“人家”,是一位在北京某局担任副局级干部的老同学。  和这位当领导的同学虽然每年见上一两回,但止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程度。从前年孩子上五年级开始,董华鹏在周围亲朋好友的影响下,突然意识到“关系”在孩子升学问题上的可贵性,作为埋头搞研究的知识分子,周围朋友几乎没有和权力打交道的,想来想去只有这位老同学,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每逢重大节日,他总会略表心意,期盼着老同学能在女儿升学问题上帮自己“递条子”。  “从上学到工作这么多年,从来没求过人,没想到到了不惑之年,得不惜颜面为孩子上学的事送礼求人。”董华鹏苦笑着对记者说。  为了争夺有限的优质教育资源,尽管小升初早已告别“统考时代”,学生、家长们还要面临竞争更加残酷的考试。考的不仅仅是学生,还有广大家长的权力、财力、脑力、精力。托门子找关系、买“学区房”、打探消息、为孩子报读各种培训班、找家教辅导……有门路的家长长袖善舞,孩子可能省点力气;没有门路的家长则拉着孩子在考证、培训的路上,一路狂奔。  条子可能不硬、学区房不一定靠谱,大多数家长还是笃信,小升初最关键的事情是“硬实力是第一位的”。春蕾杯、迎春杯、三一口语、奥数,甚至比较冷门的围棋、象棋等冷门特长,考验着孩子的实力,也考验着家长信息的准确度。不少家长们通过教育论坛、QQ群、见面交流,分享着培训、考试、占坑等种种信息。  小升初让家长、孩子们苦不堪言,这与素质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在负重前行的路上,他们不由质疑起“虚假的减负”。  还有多远才能“上岸”  小升初竞争日趋白热化,甚至有人总结:在北京,小升初最难,中考最容易,高考介于二者之间。  小升初的激烈竞争,与重点学校的纵容、甚至暗中支持不无干系。不能公开进行考试选拔人才,不少公办中学就和培训机构“暗通款曲”,坑班就是这种背景下的怪胎。  一位不久前孩子被某名校点招上岸的家长,此前为了孩子升学跑了不少冤枉路,花了许多冤枉钱,她这样总结经验教训:“学校的目的,就是想要好孩子,成绩高的孩子自然要,所以学校肯定是要多找人来考试,自己不敢做,才依托于坑班和一些机构来组织,这么一看,学校希望活动低调地组织、低调地进行考试;这样的话,家长遇不到学校,面对的只有坑班和机构,消息封锁、乱消息迷惑、甚至被骗的事情,出现在家长身上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而2011年小升初,重点中学早已展开争夺生源大战,早在去年秋天就有几所学校出其不意地进行点招。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培训机构人员表示,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北大附中等学校已经点招了大概600多人,101中学也点招了好几批。尽管这种说法未得到相关学校的证实,但是大部分家长们相信坊间这个说法,为了迎接春节后中学的点招,给孩子报小升初寒假特训班。  目前,北京小升初进入重点中学基本有五条路:学校推优;自考(荐);特长;电脑派位;走后门、凭关系进重点中学。在记者采访中发现,电脑派位这一彰显公平的政策居然变成了学生以及家长眼中的鸡肋,是最坏的结局。因为如果没有被推优,也没有特长,更不是共建单位的家长、没有“条子”,那就只能等待派位。据统计,只有大概不到三分之一的弱势阶层的家长,最后服从电脑派位。  小升初磨练着孩子和家长的坚强神经,他们期盼着成功“上岸”那一天早点到来。素质教育希望培养出快乐成长、具有较强综合素质的孩子,然而,只要“素质”能被量化测评,强大的应试培训就能批量生产,如流水线作业培训出素质高的孩子,从而满足应试教育的期待。  如何解决小升初这道难题,考验着政府及教育者的智慧。

北京市重点学校具有“点招”资格的,有北大附中(约60人)、101中学(约60人)、十一学校(约200人)、北京四中(约150人)、三帆中学(约200人)等。全市点招人数约1700人至1800人。以海淀区为例,去年7所名校对应的“占坑班”有106个,按每班50人计,“占坑”人数超过5000人,但最后实际“点招”人数为560人,仅占10%左右——也就是说,约九成孩子在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后,无法进入名校大门。

  小升初竞争日趋白热化,甚至有人总结:在北京,小升初最难,中考最容易,高考介于二者之间。

直通热点

21世纪教育研究院2011年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电脑派位方式呈现萎缩之势,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和海淀区,2011年只有不到5成的学生以电脑派位方式入学。另一项调查则表明,92%的家长在可能的情况下愿意择校,电脑派位几乎被家长们视为“垫底的选择”。

2005年初,“迎春杯”出现4万人报名参赛的爆棚场面,北京市教委曾叫停“迎春杯”及其他科目的竞赛和培训。可杯赛市场背后蕴涵的巨大商机和利益,还是让各类被禁赛事发展得越发红火,连带的培训也如火如荼。

  条子可能不硬、学区房不一定靠谱,大多数家长还是笃信,小升初最关键的事情是“硬实力是第一位的”。春蕾杯、迎春杯、三一口语、奥数,甚至比较冷门的围棋、象棋等冷门特长,考验着孩子的实力,也考验着家长信息的准确度。

“今年主要关注学生减负,这是我今年调研的主要方向。”市教委新闻发言人线联平是今年新当选的政协委员,他举例说,如采取什么措施实现中小学生的减负目标,解决这样的问题需要调研。

湖北武汉一位初中校长介绍,尽管规定初中招生只能采取目测、查看个性特长等方式,不得以笔试方式择优,但实际上有很多学校仍在组织奥数、英语等各种考试,有的还打着奖学金测试等幌子组织考试。

在坊间,“占坑班”又被细分成“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等不同类型。

图片 1王旭明 资料图片

同时,促进各区县内中学均衡发展,加大各弱势校的资金、师资投入;加强政府和社会支持,实现真正的教育公平和均衡发展;探索中小学教师轮岗制,解决学校间较大的教育水平差距;探索以学生为主体的素质教育,采用互联网教育模式,促进教育资源公平分布和共享。

武汉部分初中除电话通知预录取外,采用人盯人措施,让老师对口联系,打情感牌。对特别拔尖者免收上万元的择校费。通过测试,部分初中名校早就将优秀学生收入囊中,并让家长提前交费以锁定生源。

在坊间,“占坑班”被细分成了“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为扩大被重点中学录取的几率,一个孩子往往同时要占上好几个“坑”。

  寒假据说是小升初最好的进补时间,越来越多的小学生在参加择校考前,会去课外辅导机构“进补”,家长们也不惜使出全身解数。忙,是准备小升初的孩子、家长的普遍状态。

本报讯 目前由于北京初中在教育水平、社会声誉、资金支持等方面依然不均衡,市民对现行初中生按地区就近入学制度反应强烈。对此,任景波委员建议,恢复小升初统考,取缔“占坑班”等教育特权。

“择校实质上是择师”。专家认为,加强薄弱学校建设,同时应加强优秀教师在公办学校间的有序流动。武汉今年尝试推进区内教师轮岗制,促进名师流 动,让名校带动薄弱学校共同发展。北京市通过优质资源共享,将更多普通学校提升为名校,已与所属16个区县正式签订责任书,落实区县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的主要责任。

“小升初”推优一般在一定学区内进行,但部分重点中学不受学区约束,可在全区范围内招收推优学生。有这种“特权”的学校包括人大附中、101中学、清华附中、北大附中、首师大附中、理工大附中、交大附中等。

  “小升初”牵扯出诸多话题和视角,而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是,要不要恢复考试选拔?对这个问题,前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现为语文出版社社长的王旭明17日对快报记者说,考试筛选尽管是一个办法,但是进一步强化了教育的选拔性功能,而忽略了教育所谓的普惠性功能。

任景波委员建议,应取缔各种小升初“占坑班”等教育“特权”,逐步取消“示范高中”,打击某些著名的中小学乱收费现象。尽快恢复小升初统考,加大各小学参加各区县学业考试选择区县内优质学校的比例。

均衡配置教育资源,落实素质教育

■所谓“占坑班”,是指公办重点学校自办或与社会机构合办、面向小学生的学科培训机构,从中选拔优秀学生升入本校初中。比如,北京人大附中“华罗庚数学学校”即最早举办、且最有影响力的面向小学生的课外培训机构,后更名为“仁华学校”。

  王旭明:这当然是不正常的,然而,能有一个“正常”的办法吗?现在优秀的教育资源这么少,想要接受这种优秀教育资源的人又这么多,这个矛盾怎么摆平呢?就说恢复考试选拔,这确实是一个现实的考虑,但是并不是一个理想的考虑。要说最理想的,那还是赶紧建好学校,赶紧培养好老师,赶紧满足人民群众的这种需求,这是最根本的办法。

坚决制止升学挂钩奥数

宁夏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王安全告诉记者,“指标到校”在促进教育均衡方面已取得初步成效,今后分配指标的比例还应提升。这将使薄弱学校和名校的生源差距进一步缩小,对提高薄弱学校办学信心和教学质量非常有益。

经披露,包括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在内的不少名校,甚至明确拒绝接收电脑派位生。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针对去年北京叫停的奥数班,制止其与升学挂钩等小升初问题。线联平委员表示,今年小升初办法还在制定中,基本方针是将坚决制止升学与奥数挂钩,这个态度没有变。

“撑死”名校,“饿慌”普校

■推优和特长生是另两种特别的“小升初”方式。推优又称推荐派位,是北京各区县确认的重大入学政策,为品学兼优的学生提供进入优质中学的机会。但由这一选拔机制挑选出来的学生里,优势阶层学生占据一定比例。

  王旭明:我觉得这还是一个老问题,显现了人们对接受良好教育的强烈需求和良好教育资源严重不足的矛盾。现在,人们在解决了上学难问题之后,转而提出要上一个好学校。我觉得上好学校还不在于有没有多少好的硬件,比方说楼和电脑,更重要的在于,择校是择师,这也是对教师提出了新形势下的新的挑战。

按照惯例,每年4月左右北京会出一个原则性规定,各区还有具体办法。

“竞技教育”是对中国高考指挥棒下的中国式中小学教育模式的一种概括。在这种教育模式中,学生的学习是以成绩竞争为目的,它脱离了教育的本质育德和启智。

在另一个名校“占坑班”,小学生五年级英语以《新概念第二册》为载体,要求对一般将来时、将来进行时、过去完成时、间接引语、条件句、情态动词must、can、may、动名词、介词等8种语法项目作深入训练,对重点词汇扩充学习……

  王旭明:我刚才说的那个矛盾还是现实存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去解决这个矛盾?方法当然有很多,以恢复考试来保证资源的平衡,应该说也是一种办法,但是事实证明,通过考试,在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的过程中不断地筛选,就进一步强化了教育的选拔性功能。当然,我觉得教育有选拔性功能,但是当前中国教育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夸大了或者说强化了教育的选拔性功能,而忽略了教育所谓的普惠性功能,所谓的素质教育的功能。选拔性功能只是诸多教育功能的其中一个,也是一个重要的功能,但是它不能变为唯一的功能。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工作是弱化、淡化教育的选拔性功能,强化教育的普惠性功能。

任景波委员表示,目前由于北京小升初以电脑派位为主,而家长[微博]难把孩子的择校希望寄予在电脑派位上,大多家长都寄希望于推优、特长生、共建等不成文的小升初择校途径,反而加重了学生的负担。

黑色“小高考(微博)”,灰色利益链

……

  现代快报:考的不仅仅是学生,还有广大家长的权力、财力、脑力、精力。这种变味的竞争令人反思。

分享到:微博推荐

在水木龙华培训学校,奥数班暑期课程进度,第一讲到第十讲的内容涵盖数论、代数式初步、应用题、圆与扇形、计数问题、概率等专题。具体要求学生掌握的内容有认识质数合数、分解质因数及应用、最大公约数与最小公倍数求解方法,以及圆与扇形图形面积、排列组合等等。

本文由巴黎人网站网赌发布于巴黎人-教育有料,转载请注明出处:是准备小升初的孩子、家长的普遍状态,目前由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