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校车工程也是地方各级两会一大热点,此次

来源:http://www.i-pob.net 作者:巴黎人-教育有料 人气:186 发布时间:2019-09-22
摘要:昨日,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呼吁,政府应该推行全国性的校车安全工程,为孩子们上学放学提供安全保障;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教授

  昨日,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呼吁,政府应该推行全国性的校车安全工程,为孩子们上学放学提供安全保障;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教授则认为,义务教育经费应包括校车经费。

噩耗传来,神州悲痛。甘肃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校车撞车20人死亡严重事故猝然发生,远观海外校车的成熟经验,近闻国内的强烈呼声,剜痛的内心总是感觉这样事故早就不应该再发生。

“校车新政”所引发的产业增长饥渴,恐怕会在政策执行的复杂性面前感到沮丧。

  简单对话

4月10日,备受关注的《校车安全管理条例》正式向公众公布。条例总共62条,分为总则、学校和校车服务提供者、校车使用许可、校车驾驶人、校车通行安全、校车乘车安全、法律责任、附则等8章。高中学生上下学不纳入校车服务范围,幼儿入园也以保障幼儿就近入园和由家长接送为原则。

  武汉现状:

海外校车发展史已有上百年历史

自从11月27日温家宝总理表态“做好校车工作所需资金由中央和地方财政分担,多方筹集”之后,业内和市场普遍对明年客车行业表现寄予厚望,包括宇通客车(600066.SH)、金龙汽车(600686.SH)和中通客车(000957.SZ)等客车制造商股价也一度强劲上涨。

  Q&A

在此前的草案征集意见稿中,对政府各部门的具体责任分配没有进一步明确。此次出台的条例明确了国务院相关部门的有关分工,也对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相关部门的分工有了明确的划分。

  已开通校车专线757条

早在100多年前19世纪的马车时代,在美国乡村就已经有履行校车功能的马车,专门接送学生上下学。二战结束后,随着美国公立学校规模迅速扩张,通学出行成为困扰城市交通中的一大问题,校车规模迅速增长,成为通学的主要交通方式。目前,美国4350万的各年龄段学生中超过半数坐校车上学,人数高达2350万,校车行业销售收入也高达120多亿美元。美国的黄色校车是全世界校车运营最为成功的模式,现在校车不仅要解决交通问题,还已经向安全环保方向发展。近年来,英国大部分城市也遇到与美国当年相同的情况,即通学出行中小汽车使用比例过高,交通压力很大。因此,英国成立了黄色校车委员会(Yellow School Bus Commission),负责推广和监督校车运营工作。德国、加拿大、法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甚至泰国都提供有校车服务。

昨日,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饶达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一旦采购校车费用由财政出,客车市场将成明年车市的一朵奇葩,预计增长超15%。但也有企业认为,促进作用是否显著,要看政府的执行力度。

  周洪宇(微博)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微博)(微博)教育学院教授、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条例还明确规定,保障学生上下学交通安全是政府、学校、社会和家庭的共同责任。学生的监护人应当拒绝使用不符合安全要求的车辆接送学生上下学。

  每天接送学生2.2万名,存在三大问题

国内校车工程呼声高涨

但就一些地方相关部门对本报反映的情况来看,财政职能局限于义务教育学校、学校情况复杂、地方教育部门经费紧张等因素,可能令客车行业大增长的愿景大打折扣。

  早报记者 黄志强

□反应

  本报讯 (记者 周锐 通讯员 邹永宁) 昨日,记者从武汉市教育局获悉:截止到2010年8月底,全市15个区共410所中小学、幼儿园(含公办、民办)开通了757条校车专线,共有校车613台(其中公交公司派出34辆),每天接送中小学生、幼儿共2.2万多名。

近年来,我国对校车的发展日益重视。最近几年的两会上,各界代表委员多次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尽早实施安全的校车工程,仅今年两会上关于校车工程的提案议案就不下8件,同时校车工程也是地方各级两会一大热点。

行业:预期明年拉动销售3万辆

  简光洲 权义 卢雁 

>>企业

  据悉,我市自2005年10月31日正式启动部分学校校车接送学生工作,坚持定人定座,每车配备一至两名跟车教师,在督促乘车学生按时、按点上下车,对学生乘车情况进行记录,维护乘车秩序的同时,进行安全教育,引导学生由保姆型乘车向自我管理型转变,锻炼学生的生存能力,确保学生平安。

汽车界中的两位代表提出了发展校车的建议。李进巅提出《保障学生安全 积极推进校车工程》议案,建议推广标准校车,确保专车专用;列入教育经费,实施专款专用;补贴运营主体,实现健康发展;健全监管体系,助推校车工程。

根据东方证券的测算,中国潜在的专业校车需求量约为100万辆,潜在市场需求规模4000亿元人民币。东方证券预计,中国校车整改措施的推进有望驱动安全、规范的校车运营机制的建立,并有望驱动专业校车市场进入爆发式增长期。

  2011年11月,甘肃正宁校车事故,21人死亡;12月,江苏徐州丰县校车事故,13人死亡……在过去的一年里,校车事故和离去的儿童一次又一次刺激公众的神经。

原车难达标或转行

  我市校车运营虽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相关部门协调处理。

郑州宇通客车董事长汤玉祥代表提出《关于大力推广使用专用校车的建议》,建议大力推广使用专用校车。据了解,宇通校车产品在全国专业校车市场占有率达到51%。

但是潜在市场需求对于明年的客车市场增长,作用似乎不会很明显。

  正宁校车惨剧发生后不足一月,《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今年两会,“校车安全”首次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加强校车安全管理,确保孩子们的人身安全”。

本市拥有大客车的大型汽车企业很多开展了校车业务,他们尚未接到本市有关部门的进一步要求,目前仍按照之前的运营模式维持校车运营。

  1、无证幼儿园“黑校车”流动性大,隐蔽性强,用车品种多,治理难度大,对于黑校车的处罚没有统一标准,影响了整治工作力度。

教育界人士也是极力呼吁实施校车工程。

郑州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文兵告诉本报,校车事故对于明年的客车市场会有拉动,是利好消息;但拉动多少,则很难说。可能会有几万辆的拉动。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长期关注校车安全,被网友称之为“周校车”。早在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周洪宇就提交了《关于实施全国校车安全工程》的议案,并得到相关部门回应。去年年底,他联系各界专家综合形成了《校车安全条例》(湖北专家立法建议稿)。

这些企业多与学校直接联系签订合作协议,来承揽校车业务。投入运营的车辆主要有四五十座的大客车和二十座的面包车。业内人士透露,这些车辆与平时从事旅游包车、会议用车的车辆一样,两者在年检、从业司机资质上并无明显差别。尽管车上通常有公司自行制作的校车标牌,但仅标明学校名称等简单信息,并未有车辆的所有人、驾驶人、行驶线路等详细信息。

  2、少数中小学、幼儿园,特别是新城区的部分中小学、幼儿园,使用私人车辆,存在随意性,在管理上存在漏洞和较大的安全隐患。

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建议实施全国性“校车安全工程”,国家对校车生产厂商和校车运营方给予政策性优惠,支持企业生产校车和运营市场,对学生的车费适当补贴。

国家信息中心高级汽车分析师李晓庆表示,校车新政对客车行业有一些促进作用,但是影响不会很大。首先,在中国,校车是一个很小的市场,真正的校车产品也比较少。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基本上是用普通大型、中型客车作为校车接送孩子,而在中小城市,主要以轻型、微型客车接送孩子,说它是校车,其实就是普通的轻微型客车。

  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周洪宇表示,校车安全应遵循“儿童优先、政府主导、因地制宜、分步实施”的立法原则,实行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运行模式,他提出设立专门机构监管校车安全,并提醒说,校车的配备和条例的出台只是一个起点。

本市一家大型汽车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公司开展校车业务的这些车辆不太符合新要求,今后可能要“改行”。目前,企业尚没有购置符合标准校车的计划,主要有两大考虑:一是校车投入成本高,专属性强,只能从事校车业务,业务较为单一,经营风险较大;二是尽管校车业务具有一定市场,但业内竞争激烈,难以获得高利润。

  3、由于行政管理区域划分与教育管理范围不一致,造成校车审批工作不能顺利进行。

复旦大学教授、图书馆馆长葛剑雄委员则认为“校车经费应该纳入义务教育经费”。

其次有些地方政府会为了宣传,从国外进口真正意义上的校车,但是量也不会很大。目前我国大中型客车每年销量十几万,不到20万辆,校车增长不会有10万辆。而对轻微型客车来说,每年销售250万辆左右,10万辆也是个小数目。

  校车概念界定可以更严密

校车身份有望合法化

  确保校车安全

聊城大学原校长宋益代表都在关注校车安全,建议政府重点考虑校车安全问题,为各学校配备统一的校车,并且制定相应的政策,对校车安全进行全方位保护。

但是饶达认为,当前不符合标准的校车太多了,校车新政对明年的客车行业会有很大促进作用。预计2012年大中型客车会增长3万辆,将同比2011年增长15%左右。

  东方早报(微博):去年12月11日,国务院法制办《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向社会公布,征求各界意见。你认为该条例有什么需要进一步修改完善的?

北京顺恒校车公司有近70辆车用于校车运营,每天负责接送中关村一小、二小、三小、北大附小等学校的1000余名学生。公司负责人张文彪介绍,从成立伊始,公司就面临身份的尴尬。尽管做着校车接送的业务,但至今未取得专门的校车运营资质,在交管部门也是作为汽车租赁公司备案。

  不能光靠问责

此外,雅士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利钿代表提交了《关于建立政府主导机制对校车实施统一规范化管理的建议》,可考虑由中央、省两级财政给予一定的专项补贴,由当地政府、学校和公交公司联合出资,采购中小学校车,并将校车纳入公交系统,由公交公司进行运营,由当地的教育部门和交通部门共同管理,使校车公交化。

不管怎么说,客车企业已经有所行动。记者在中国客车网上看到,苏州金龙、中通客车已经在大肆做广告,宣传自己企业制造校车的优势。

  周洪宇:总的来看,《校车安全条例(草案)》立法宗旨明确,立法思路清晰,对涉及校车安全的主要问题都有涉及,注重从国情出发、从实际出发,实施步骤比较稳妥,问题考虑得比较全面。

“新条例出台,让我们看到了校车运营合法化的希望。”张文彪说,他几年前就开始多方奔走申请校车牌照,由于国家没有出台统一的申请程序,材料递交上去后,常常遇到各个部门推诿的情况。张文彪说,看到新条例后,以后再去送申请材料就有谱了。

  2001年,周洪宇曾到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教授,那时,他就注意到美国学生乘坐的校车:特定的黄色,特定的时间,专门接送孩子上下学,“这种统一生产、统一标识、统一使用、统一管理的校车,对学生太有好处了,也减轻了家长的负担和担忧”。

湖南省政协副主席龚建明的《中小学逐步推行校车制》提案,就建议把校车的管两会理上升到国家立法的层面上来,同时把校车费用纳入基础教育经费预算。

4500亿资金缺口?

  当然我们从民间的角度,从学者的角度觉得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首先是立法原则缺失,可以考虑在第一条“立法宗旨”之后,加上一条作为第二条,内容为“儿童优先、政府主导、因地制宜、分步实施”,这点明确后,条例后面各条有关政府职责的规定及其实施就有了总的依据。

>>家长

  反观国内,近年来校车安全事故时有发生,其中凸显的问题令人痛心。周洪宇在提案中特地附上了两起重大校车事故的案例和现场图片;他认为,我国在校车的规范运营和监督管理方面存在严重缺失,问题不解决,只是简单地对相关部门负责人进行问责是远远不够的。

山东工人代表许振超也提出一份《关于建议各学校配备校车》的提案。

校车新政的资金缺口有多大?教育部曾做出过“4500亿元”的估算。

  其次,条例第二条关于校车概念的界定似乎不够科学严密,基本上是从外延去界定校车而不是从内涵上界定校车,如“本条例所称校车,是指依照本条例获得使用许可,用于接送幼儿园、小学、中学等从事学前教育、义务教育的教育机构(以下统称学校)的幼儿或者学生(以下统称学生)上下学的7座以上的载客汽车”。这其实是混淆了内涵与外延的区别,是从适用范围来界定校车而不是从校车的本质属性来界定校车。建议最好如此规定:“第三条本条例所称的校车是指按照国家校车标准设计,由具有专业资质的校车生产厂家生产,专业驾驶人驾驶,负责接送中小学生及幼儿上下学的专用车辆。第四条中小学、幼儿园等教育机构使用校车接送中小学生及幼儿上下学的适用于本条例。在过渡期内目前仍在使用的用于接送中小学生及幼儿上下学的机动车辆须经政府指定部门检验合格后方可运行。”这就从校车的本质属性角度、从内涵上严格规定了校车的含义,又照顾到目前一批未按校车标准生产但仍在运营的机动车辆的实际情况。此外,为鼓励民办幼儿园和中小学购买专用校车,减少不安全因素,最好还应明确规定“国家对以非财政资金购置校车的教育机构给予政策性优惠”。

幼儿园有刚性需求

  政府负责引导

2010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提交了一份《关于实施全国校车安全工程的议案》。周洪宇称,教育部在对该议案的回复中表示,财政投入不足是开展校车工作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在全国范围内的学前和义务教育阶段购买校车,财政需要投入3000亿的预算,且一年的运行、维护费用为1500亿。

  谁来为校车买单?

刘先生的孩子在西四环一所私立幼儿园入托,去年底,该幼儿园引进了一辆标准化校车,刘先生的女儿每天就是坐着这辆校车上下学。对于此次出台的校车安全管理条例中没有将幼儿园校车列入管理范围,刘先生觉得值得商榷,他认为,只要是校车,都应该保障其上路的合法权益。

  依靠市场运作

但这一估计包括了“学前和义务教育阶段”两部分,而学前教育机构配备校车是否该由财政埋单,尚未明确。

  东方早报:关于对校车的投入,应该遵循怎样的模式?

刘先生表示,他所在的小区没有幼儿园,这几年恰逢入园高峰,很多好的公办幼儿园都进不去。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他选择了一家私立园,而这家幼儿园距离他家近10公里。起初他曾考虑每天自己开车接送孩子,后来发现完全不可能。

  周洪宇建议,政府应该成立专门协调机构负责“全国校车安全工程”,制订校车的各项技术标准和校车生产准入制度,挑选出合格的汽车厂商制造符合标准要求的校车,然后通过立法、完善制度,逐步在全国进行推广。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成刚博士就认为:“并不是所有义务阶段的学校都需要配备校车,也不是所有学前教育的幼儿园都需要配备园车。我们同其他一些国家的情况不同。”

  周洪宇:政府主导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的建议稿里面提到要政府主导,国务院法制办《校车安全条例(草案)》也是这样提的。

刘先生说,早高峰时,从家到幼儿园的这条路特别堵,送了孩子再去上班就会迟到,而幼儿园放学又比下班早,每天接送孩子成了大问题。幼儿园引进标准校车后,刘先生立即给孩子报了名,一来省去了每天接送孩子堵车之苦,二来标准化校车的安全保障也让他很放心。

  在具体实施方面,周洪宇提出,一是靠政府引导,二是靠市场运作。“绝不是完全由政府买单,但政府可以进行适当补贴,还可以用优惠政策鼓励”,比如可对校车主要零部件减免税收、对校车运营方的校车运营所得税给予部分减免等,支持企业生产校车和运营市场。充分调动全社会力量为孩子提供安全便利的校车服务。

据他介绍,有的国家对学校规模做了限制,一般学校学生人数不得超过500人,超过这个人数,就会分拆,因此校车服务半径并不大。

  校车安全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在于我们的教育资源的配置上面出现了一些问题,或者说基层在落实上面有关政策的时候出现了偏差,既然如此,解决问题就有两种选择,要么政府合理布局,减少校车的需求,要么政府作为责任主体提供校车。

和他一样,这家幼儿园有不少需要校车接送孩子的家长,从去年底到现在,幼儿园校车数量也从1辆增加为3辆。刘先生表示,幼儿园入学不能靠就近入园和家长接送这样简单的措施来解决,家长刚性需求不容忽视,不能采取一刀切,幼儿园确实有校车需求,也应保障其相应的路权。

  借鉴国外经验

但我国学校的规模情况差异很大,随着近几年扩校,有些学校学生人数达到5000人,甚至出现万人学校。此外,家长为让孩子上质量更好的学校,很多并非就近入学,这使得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建设并没有一个规律可循。

  但政府提供校车和政府包办是两个概念,政府主导不完全等同政府提供所有的钱。首先校车使用的主体比较复杂,目前使用校车的主体主要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小学,初中有一部分,再加上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学前教育幼儿园。第二,涉及到公办与非公办教育的问题,政府公共财政只能支持公共服务对象,但是有一些幼儿园使用校车是为了吸引生源,在这种情况下,它已经不是公共产品。所以不能笼统地说校车必须全部由政府提供。

>>学校

  建立校车制度

曾做过中西部地区农村寄宿制中小学调查的成刚指出:“平原与丘陵山区的情况是不同的,平原有些地方‘就近入学’政策执行得不错的话,可能就不需要校车,丘陵山区可能是寄宿制的,校车的作用有多大?所以校车需求到底有多大,目前并没有一个客观依据。”

  东方早报:财政投入不足是开展校车工作的一个重要问题,那么谁来为校车买单?

监督将有据可循

  昨日,记者和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教授聊起校车问题,他指出,我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校车。

谁来埋单?

  周洪宇:2011年两会,我提交了一份《关于实施全国校车安全工程的议案》,后来教育部有一份回复,其中提到如果在全国范围内的学前和义务教育阶段购买校车,政府需投入3000亿元的预算,一年的运行、维护费用为1500亿元,最后的结论认为,4500亿元的政府买单费用太大。

北京花家地实验小学约有60名学生每天乘坐校车上下学。学校党委书记刘世涛介绍,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出台后,学校监督校车的资质、校车运营机构的资质、车辆条件等都可按着条例来审核,从而提高校车运营的安全性,督促校车规范发展。

本文由巴黎人网站网赌发布于巴黎人-教育有料,转载请注明出处:同时校车工程也是地方各级两会一大热点,此次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