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败让很多过去被公款消费炒成天价的东西回

来源:http://www.i-pob.net 作者:巴黎人-教育图库 人气:178 发布时间:2019-11-04
摘要:扫码关注公考圈微信 过去的官员很多都有钱,从这些年抓的贪官就能看得出来。不过据我观察和分析,他们有钱的原因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过去的监管没这么严格,一些人钻制度

图片 1
扫码关注公考圈微信

过去的官员很多都有钱,从这些年抓的贪官就能看得出来。不过据我观察和分析,他们有钱的原因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过去的监管没这么严格,一些人钻制度的漏洞,捞了不少好处。再加上过去吃拿卡要之风盛行,官员的第一桶金就有了。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第二个原因:因为房价连涨了十几年,很多人利用自己的“第一桶金”买了房子。很多官员的财产中,房子是大头。有的人有钱就买,贷款买、按揭买、找关系买。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过去官场的风气就是如此。有人会问,房价都在涨,为什么普通老百姓没有富起来?因为官员的信息比较灵通啊。 所以在老一辈人的眼里,过去的官员大多都是有钱人,这点是可以理解的。这批人先富起来的人,现在也已经没必要贪污受贿、违法乱纪了,每年收收房租,或者卖掉一两套房子,就可以过得非常滋润。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十八大以来,还肆无忌惮的那些人,现在基本都在监狱里写忏悔录。 那么问题来了,未来的官员,他们还会有钱吗? 我们可以先分析一下,官员如果要有钱,他们应该怎么做: 一、合法收入 1.工资收入。靠这个肯定没戏,很多工作几年的BAT码农,年收入就比厅级干部的还要高。咪蒙的一个助理,月薪都5万了,省委书记都没这么多。 2.靠各种讲座、出书之类的来致富。这个很难,不过有人已经做到了。比如《明朝那些事儿》的作者当年明月,他是海关的公务员,现在挂职当副县长去了。2011年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当年明月以575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第8位。但是像他这样的才子官员,体制内是没几个的。 总之,靠合法收入来致富,基本没戏。 二、非法收入 1.贪污。这个是最愚蠢的行为,体制内的人都知道,现在资金使用监管太严格,以至于很多时候,给你权力去用钱,你都不敢用。有些项目立项都要立个一年,为什么?因为怕出事啊,宁可慢点,也不敢乱来。说实话,现在很多工作的效率比以前可低了不少。不过随着制度的逐步完善,我觉得这方面今后会有改观的。我觉得,靠贪污来发财,100个里面95个都得被抓起来。为什么?因为这个证据是最好找的。做假账、套空饷之类的小儿科伎俩,也就几十年前能用用。现在这个是一抓一个准。 2.受贿。这个隐蔽性比贪污要高。但是受贿是个双向过程,不仅天知、地知,还有你知、我知。这年头,人心是最靠不住的东西。这些年因为老板捅出来的官员,可真不算少数了。像贪污、受贿这种事,在古代信息技术不发达的情况下,也许还能用用。现在别人随便录个音,官员一辈子的把柄都被人抓在手里了。所以,受贿致富这条路,也走不通。 总之,靠贪污受贿这种非法收入来致富,危险系数太高,承担的风险与可得的收益不成正比。愿意走这条路的人,我觉得除了脑子进水以外,就是想钱想疯了。 三、普通灰色收入 主要有拿回扣、拿额外补贴、拿红包之类的,这个在十几年前比较常见,现在也不多了。因为这么干,虽然不至于蹲监狱,但是给个党纪处分还是可以的。而且这种做法正是步入个人腐化的第一步,很多官员就是从拿这些东西开始,一步一步走向堕落的。更关键的是,这些东西也没多少钱,靠这个致富,不靠谱。 四、高端灰色收入 这个是我总结的,主要就是指权力寻租、利益输送。这就有点技术含量了,方式五花八门、各种各样,大体就是:寻找制度漏洞或者法律盲区,利用自身的人脉资源和信息优势,为亲朋好友谋取利益。 这个很难讲到底是否违法违规。不过一般具备这种能力的,都是在很重要的职能岗位以及拥有实权的一些领导了。这些人本来就是纪委重点盯的对象,一举一动都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 常在河边走,迟早会湿鞋,随着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逐步完善,我觉得这种行为也将越来越危险。 对于官员有钱,很多人的认识都有误区,就是把所有的官员都理解成拥有实权的人。说实话,绝大多数官员的能力,也就只能帮帮别人的孩子找个工作、读个书、找个好医院什么的,真让他们去贪污受贿搞灰色收入,即便他们有这个胆量,也没这个条件。这跟官职的大小无关,跟岗位的性质有关。 总结一下,我认为: 1.大多数官员,终其一生都不具备发财的能力,因为即便他们想贪污受贿,都没有机会、没有能力、没有平台。(主要是指大额的,几千几百的不算,那不叫当官发财,那叫小打小闹、风险还高,拿着卖白菜的红包,操着卖白粉的心)。 2.一部分的官员,具备发财的能力,但是由于职位限制,只能走“非法收入”这条道,就是只能贪污+受贿。这个就是扛着自己脑袋去赚钱了,成天活在提心吊胆之中,而且现在官员又是终身追责制。有些人退休后,还因为过去的事情被抓起来,真的是可怜又可悲。 3.一小部分的官员,具备发财的能力,而且可以走“高端灰色收入”这条道,不过他们大多是高官或者是在非常重要岗位上的人。“高端灰色收入”比“非法收入”安全,但毕竟不能阳光化。在网络监督日益严密的今天,随着监管体系的逐步完善,这条道也会越走越窄。我觉得这就像在走钢丝,左边是火焰、右边是深渊,掉下去都是一个死字。行走在法律和制度的边缘,这个度也是很难把控的。有没有必要将自己置身其中,这笔账也得好好算算。 此外,我觉得“抱着发财之心”来当官,也是需要有很强的奉献精神的。大多数贪官贪来的钱,基本上都是帮亲戚赚了、给子女花了,自己不需要也不敢用。 注:我指的是官员能否利用职权或者信息优势来谋利,那些普通公务员跟朋友合伙做生意的,不属于讨论之列,这些纯属市场行为,有赚有亏。另外,90%的公务员都不是官员,其晋升到官员的难度,就跟打工仔逆袭成老板的难度差不多。

2014年8月底的一天,在德州市市委委组织部办理辞职手续的时候,刘富君犹豫了一会儿。几分钟后,他紧捏着笔在《公务员编制注销文件》和《辞职确认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如果要评一个“推进中国社会进步”的年度大奖,毫无争议,这个奖应该颁给中纪委。没有哪一个部门像中纪委这样,通过坚持不懈的反腐败行动,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社会,改变了官场生态、官员心态和官员习惯,改变了民众对反腐的态度,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狠劲在中国的改革进程中深深地留下了纪委的印记。

“几天前,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开庭审理。事实上,从一个普通的科员一路晋升至类似刘志军这样的省部级官员的公务员[微博]已是凤毛麟角,要经过副科、正科、副处、正处、副厅、正厅、副部、正部,八级台阶。根据计算,从一个普通科员成长为一位正厅局级官员,大约需要25年。如果你不能在35岁升到正处,45岁升到正厅,那么你的仕途很可能将从此止步。”(6月15日《人民网》)

  • 公务员考试微博在线答疑
  • 2015年各地公务员考试报名时间汇总
  • 公务员考试终极入门指南
  • 国家公务员考试面试全攻略
  • 中国公务员真实生活现状揭秘
  • 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

图片 2

辞职前,刘富君是山东省德州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

改革时代的中国,日新月异,每一天每一年都在变化,但变化主要表现在器物层面,表现在不断刷新高度的大楼和不断翻新的广场,可精神、制度、观念场面的变化太慢了,甚至因为既得利益阶层的阻力,很多官场痼疾已经深入体制肌体,很多改革都处于渐而不进的超稳定状态,甚至“改革改到官就死”,高层领导都感慨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中纪委扮演了改革清道夫和先锋的角色,激活了纪检的权力,激活了很多沉睡的党纪党规,从每一个细节开始一点一滴地推动着观念和制度的进步。

古人云“学而优则仕”,“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公考大军正是这一思想的现实“演绎”。而纵观考进体制内的公务员们,在公务员等级森严的体制内,升迁路异常“艰辛”。为仕途引发的“官场面面观”,确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论是背景硬“火箭提拔”型,还是“上下活动”投机取巧型,还是“扎根基层”埋头苦干型,怀着各自的“仕途梦”上下求索。

  中国有很多青年人想着做公务员[微博],当大官,能够在政治舞台上施展才华,实现梦想。受“学而优则仕”或“官本位”的影响,自古以来,从科举到国考,在这样的“套子”里,又有多少人没想过奔向仕途呢?就连笔者儿时还梦想着当国家领导人呢。可是在这些人群之中的绝大部分最后都会碰壁折返的。就是说,不是谁想做公务员就能做的,谁想当国家领导人就能当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大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随后,他看着组织部工作人员在“公务员编制管理系统”中按下了删除键。

也许平日很多人只是在网上兴奋地转发着中纪委的官员违纪通报,兴奋地谈论着中纪委打的某只大老虎,可回过头了仔细看看当下的官场和社会,会发现很多社会观念和习惯已经不知不觉被中纪委改变了。

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即然从政有当官的理想,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若被“仕途”牵住了鼻子却是个极度危险的信号。细观公务员“德、能、勤、绩、廉”的考核体系,其中以“绩”最为重要。正是如此,才有了许多官员在“绩”上大做文章的案例,在3-5年短短任期内,怎样才能做几件拿得出手的“实绩”?见效快的无非是建设类工程,如武汉市80万的公厕仍不能解决市民入厕难问题,贫困郧西县花1亿元修建“光吃草不干活”的“天下第一牛”,一样摘不掉“贫困”的帽子,其噱头远大过于“实用”政绩,挣足了官员的“面子”却伤了民心,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难道为一个人的“仕途”,真要由广大群众利益“买单”?这样的代价,真的值得吗?而这样的“业绩”是否应成为官员“升迁”的“筹码”?

  而对待得之不易的公务员,怎样来做好它?怎样通过这一职业来实现人生价值,社会价值?也许对一些人来说,做公务员或当官只是一个体面、稳定的职业,甚至是当做去发财的捷径。这样的想法完全是对公务员的亵渎。你不能尽微薄之力改变点什么?你没发现中国还有很多人在生存的边缘上挣扎吗?你没看到中国还存在很多问题需要去改变、改进吗?没有良心与修养,没有自知与自律,只想着谋取私利、飞黄腾达的人,真的不适合做公务员。即使你没有做公仆的觉悟,你也应该好好的履行公务员职责啊。那些总想着成为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官老爷”,相信时代自然会慢慢的把他们给终结掉。

在拿到一纸“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转移单”之后,他不知为何有了一种净身出户的感觉。

最看得见的变化,应该是公款大吃大喝已经得到了遏制,公款消费急剧下降,禁止大吃大喝已经成为一条高压线。白岩松接受采访时表示,反腐败让自己家人首次能在饭店点螃蟹――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反腐败让很多过去被公款消费炒成天价的东西回归到普通人可以消费。如今的公务消费,已经很少有人敢顶风违纪大吃大喝,简单的工作餐已经成为一种新常态,很多官员都称“终于不用喝酒”对自己也是一种解脱。反腐败不仅仅打掉了高价的茅台,还有这些曾经与官员靠得很近的词越来越陌生:高档会所、高尔夫、购物卡、天价月饼、豪华年夜饭、特供烟。

“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仕途真那么重要吗?有必要用牺牲民心的价代去换取吗?仕途真那么重要吗?即然是“人民公仆”想的不应是怎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仕途真那么重要吗?难不成平平凡凡、脚踏实地做个普普通通的科员,就不是“仕途”?什么才是“仕途”?仕途就是升官?当然不是,公职人员唯一的“仕途”就是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在平凡的岗位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神圣誓言!

  有些公务员常抱怨体制,说做清官难,做好官更难,身在“江湖”,若不把自己“体制化”、不去结党营私、同流合污,就会被排挤、打压、得不到晋升机会,而宁愿冒着风险做些违法乱纪的勾当。目前在漏洞百出的社会体制,说这些可以被理解。但你为什么不反过来看问题?你连违法乱纪冒着被处分和坐牢的风险都不怕,还怕为人民服务?怕做人民公仆?怕被人排挤?哪怕是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是体制没问题,把什么都怪罪于体制,拿这些作为自己违法乱纪挡箭牌,甚至拿此来自我解脱的人,自身一定也有问题。

知道了儿子辞职,母亲十分震惊。她说:“快四十岁人了,没了工作和失业有什么区别!”

当然,这种变化也许只是脆弱的、易回潮的表象,想起一段经典的对话。当一些官员见到纪委领导时唱赞歌说“现在是真不想吃了”,纪委领导反问说:真不想了吗?哪有那么简单,我还想吃想喝呢。――纪委面对治理成绩时的这份清醒非常可贵,确实,目前的变化也许还只停留于“不敢吃”阶段,一放松就很容易故态复萌,要真正变成“不想吃”和“不能吃”还需要制度的固化。高档酒店和会所关门可能也是表象,纪委通报称好几位落马高官落马前还经常进出会所。

35岁不是“仕途”的“障碍”, 35岁更不是仕途的“终止符”,只要心中装着人民,想着为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为人民服务”的仕途,就是挺起领导干部精彩人生最坚强的“脊梁”!(长江网 王鸣镝)

  有这么一个公务员,五十多岁的人了,他同时期的同志很多都做了大官,可他现在依然是个科长,还常被别人嘲笑,但他说话就是硬气,做事就是有骨气,因为他站的直、走的正,是堂堂正正的“勇士”。十八大以来,随着中共反腐倡廉工作的推进和深入,很多问题官员相继落马,被处分的处分,坐牢的坐牢,还有些整天担惊受怕的,深怕有朝一日反腐大棒砸到自己头上。可看看这位科长,依然精神抖擞、激情饱满、任劳任怨的履行自己的职责。相比那些靠不法路径得到晋升的官员,谁是真赢家?

“我已经想好了,去创业。”他理解母亲的担忧,但不愿向母亲解释过多,只是安慰母亲放心。好在妻子给了他充分理解和支持。

纪委带来的第二种变化是官员的心态,让官员有了敬畏,让权力有了忌惮。从纪委的通报看,好几位落马官员都是从会场上带走的,有的落马当天还在党报上发文章,有的前一天还在参加重要活动作重要指示,有的还给同事发短信辟谣称网上都是谣言――不少官员在自己的地盘上习惯于无法无天,可当下的反腐节奏对官员产生了强大的威慑,无论你身居何高位要位,只要屁股上不干净,随时可能被纪委找,手中的权力和身份的荣耀随时可能失去。前段时间江苏某地检察院一个官员在我微博里的留言,也许在官场上很有代表性:一个发案单位,下班时同事间互相问候“明天见”,这是最美好、温馨的祝福。虽然“怕纪委”离“怕法律”还有不小的距离,离“官不聊生”也还很远,但起码官员已经有了敬畏。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当官发财两条道,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选择从政就不要在从政中发财,选择发财就去合法发财。”任何靠非法行为捞取利益的官员迟早要完蛋,甚至毁掉整个家庭。面对这样的风险,即使侥幸“过关率”大于被查处的风险系数,这样挺而走险真是值得吗?

刘富君的“边缘产业”

高压反腐也改变着官员的从政心态,当官搞钱的风险越来越大,“想当官就别想发财”、“想发财就别当官”的观念渐渐深入官心,也改变着年轻人的就业心态。公务员[微博]曾是很多年轻人就业时的首选,但反腐败对公务员灰色福利的挤压开始让年轻人重新定位自己的选择。

  看到一些年轻的基层公务员有着很高素质和觉悟,让人很欣慰。既然选择了做公务员,就要做好——公务员,更要做——好公务员。

深夜,无锡市滨湖区一家火锅店里,人已寥寥无几。

第三种变化是反腐舆论的生态,此前的反腐舆论基本上是由网络设置的,而这两年中纪委网站成功地争取到了反腐议题的设置权,使很多人养成了从纪委网站获取反腐新闻的习惯。过去“二奶、“情妇”和“小偷”似乎是反腐报道的主角,有人嘲讽说是“二奶干了纪委的活儿”,一波一波的网络曝光让人感觉好像纪委没干正事儿。可这两年网络反腐出现了断崖式的下降,有舆情分析称“中纪委已经成为网络最大的正能量”。

  本文选自《许柯岩》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刘富君斜倚着一把椅子,低头从上到下依次看完手里攥着的三部国产手机。浏览完微信圈,习惯性的喝了几口凉茶。此时他正通过微信与参加遴选培训的公务员互动。

当然,纪委带来的变化还有很多,比如:让官员养成了读党章学党纪的习惯,让人不再怀疑“八项规定只是一阵风”,让很多卖挂历做高档烟酒回收生意的失了业,让裸官召回了国外的妻儿子女,让大操大办和公费出游几乎绝迹。是坚持的韧性和留印的狠劲,使这场行动避免了过去的一阵风;是看准了民意支持和民心所向,使这个部门能够克服重重阻力所向披靡;是“以治标为治本赢得时间”的务实改革策略,实现着一点一滴的进步积累;是对法治反腐的坚定选择,使这项事业所带来的变化必定在中国法治化进程中留下深刻的足迹。

公务员遴选是中国公务员队伍内部选拔的一种机制。倘若不主动离开这个体制,说不定刘富君还会依靠体制内“考霸”的特殊技能再次寻找新的遴选机会 进入更高的仕途平台。而现在,他将过往这些成功经验转化成自己的商业机会了。大批的公务员想依靠遴选方式实现人生的跳跃。那些想获取遴选经验的公务员缴费 参加了Upleader遴选网校会员,在这个平台听刘富君的课。

本文选自《中青报曹林》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这个网校是刘富君辞官之后创立的一个公务员遴选培训项目。根据公务人员所需,网校在培训考试之外还针对公务员的个体困惑具体问诊。很多公务员慕 名而来,并且加入了他的微信朋友圈。目前,他的四部手机的微信朋友圈好友已经过1.8万人,这些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基层公务员,大部分人希望通过向刘富 君学习获得工作能力提升,或者提高自己遴选考试的能力。

今年“五四青年节”当天,他那个号称中国青年公务员在线学习第一站的“遴选大赢家”微信公众号,已有12942个关注者。而2016年前4个月,Upleader网校至少又新增了700名付费会员,最高级别会费达12800元/年。

虽然价格不菲,但一些基层公务员还是愿意花钱提升自己的综合能力,他们不愿在仕途的道路上被上升无望一点一点消磨掉理想。他们希望能像刘富君依靠遴选考试那样,提高自己的应考能力,获得一步步升迁的机会。

在等我的时候,刘富君刚写完一篇五千字的公众号推送稿。稿子讲述他在政府工作的一些经验。刘富君希望通过自己的一些经验尽可能鼓励学员们。

他不希望公务员们都辞职,这并是一条通用的道路。“辞职并不是多数公务员的选择。除非真的有特长,并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刘富君说。

辞职后很长一段时间,刘富君都还有遗憾。其实,他是个有强烈仕途心的人,他的从政理想是有朝一日当个市长,主政一方,施展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抱负。

但静下来时,他觉得自己的性格可能不太适合当官,更走不到主政一方那一步。“领导就是一种平衡的艺术,而我不想迁就别人。”他拿起筷子夹起一片毛肚放到嘴里咀嚼着,随即又喝了一口凉茶。他从不喝酒,在官场这么多年,无论什么场合都滴酒不沾。

他一边吃一边感慨,自认为成为县长、市长的几率 “多少有点赌博的味道”,而他不想再给自己下一份没有胜算的赌注。

对于未来的道路,他觉得非常清晰。他自称要做公务员培训的“俞敏洪”,希望将来那些通过他的指导获取晋升的公务员叫他一声老师。

他说,自己正在做一个体制外的“党校”,这算是边缘产业。“与体制有距离的人难以理解、难以把握这个行业。”刘富君说,他要做的事说的时髦一些,就是“互联网+公务员培训”。

本文由巴黎人网站网赌发布于巴黎人-教育图库,转载请注明出处:反腐败让很多过去被公款消费炒成天价的东西回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