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力顺利地走上了京剧老生这一表演道路巴黎人

来源:http://www.i-pob.net 作者:巴黎人-国际学校 人气:137 发布时间:2019-09-20
摘要:东方网5月26日消息:大幕拉开,两位挪威农妇踩着京剧四击头的锣鼓点出现在观众面前。虽然身着外国服装,但人物的念白、唱腔、却京剧味十足。5月23日晚上,作为复旦大学法学院

东方网5月26日消息:大幕拉开,两位挪威农妇踩着京剧四击头的锣鼓点出现在观众面前。虽然身着外国服装,但人物的念白、唱腔、却京剧味十足。5月23日晚上,作为复旦大学法学院2006法律人节文艺专场的重头戏,上海戏 剧学院首届戏曲导演班的学生们倾情打造的易卜生名剧《培尔金特》呈现在复旦校园师生的面前。整个舞台的布置已经毫无京剧舞台的古意,身着外国服装的演员一一上场,口里的唱腔和念白却是十足的京剧味,不由得引起现场同学的啧啧的赞叹声。令人感到新鲜的还有,在皮黄的伴奏里中偶尔还加入了R&B音乐,不由让人感到了时尚气息。不过,这样的糅合并未让同学感到不舒服,在创作手法上,年轻的导演们既打破传统模式,融入了歌舞、话剧等多种元素,又灵活运用了传统戏曲的程式,使这部学生编、学生导、学生演的外国京剧,充满了青春、时尚的气息。今年是世界著名戏剧家易卜生逝世100周年。这部出自学生手笔的戏剧即将上演复旦的消息一出,即引起了同学们的极大兴趣。据主办者之一法学院研究生团学联的相关人员介绍,900多张票已经被一领而空。其中既有易卜生作品的爱好者,也有京剧票友,当然更多的还是想体验这种中西融合别样感觉的复旦学生。自编,自导、自演的京剧,主要的观众定位是青年学生,在北京几所高校的演出收到了同学们的热烈欢迎。它首次用京剧的形式来演绎挪威戏剧大师易卜生的传世名作《培尔.金特》,并融合了其他剧种的表演特色,在易卜生逝世100周年之际推出这台戏可以让更多的青年人走近京剧、了解易卜生。上海戏剧学院的徐院长表示,表演是在舞台上完成和不断完善的。本晚在复旦的演出应该说相当的成功,演员之间的默契程度、对角色把握的准确度较之以前成熟了很多,赢得了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尽管还有不足,但是非常希望喜欢传统戏的朋友们能够给予他们更多的鼓励和支持,同时也期待将来能有更多的机会来复旦演出,给大家呈现更多更好的作品。

田蔓莎(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副院长)

(一)填空

巴黎人的平台网址 1

传统戏寻求现代表达

巴黎人的平台网址 2

1、中国古代乐舞杂技表演总称百戏,汉代又称角抵戏。

舞台下的马力,戴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青春时尚。而一经勾脸挂髯、披袍蹬靴,转眼间就成了《文昭关》里老成持重的伍子胥。

在第九届中国艺术节上展演的众多传统剧目,都呈现出了寻求现代表达的倾向,这些贴近当代观众、贴近当代审美的尝试,尽管手段各异,但无疑吸引了很多观众走进剧场欣赏传统戏。评剧《我那呼兰河》运用现代舞美设计理念,不再是传统戏曲的一桌二椅二道幕,而是将一条奔流的呼兰河搬上舞台;现代京剧 《生活秀》将传统戏曲的板腔体与现代作曲技巧有机结合,并大胆尝试在京剧舞台上表现当代市民的生活;昆曲《1699·桃花扇》破天荒地将昆曲唱腔与美声合唱队联袂演绎无伴奏合唱昆曲清唱剧。记者在九艺节上采访了多位著名导演与演员,请他们解读传统戏如何与现代艺术形式相融合,以贴近当代观众。

台湾当代传奇剧场创作的实验戏曲《楼兰女》剧照

2、中国古代最早的戏曲剧目是汉代的《东海黄公》。

穷则变,变则通。京剧也要与时俱进,如果停止吸收就会停滞不前。京剧要反映社会、融合现代的特点,可以放眼四方,吸收话剧、音乐剧、流行乐以及社会元素。只有吸收新的东西才更有生命力,不然在年轻人心中可能真的有些out了!

查明哲:《我那呼兰河》全方位尝试评剧现代化

中西文化交流的历史源远流长。而中国戏曲与西方的艺术交流史,可从上世纪30年代初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程砚秋先生访问美欧开始书写。初期交流虽然不多,但交流的成果却对双方都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直到今天,我们还可从德国戏剧大师布莱希特创立的表演体系中,寻找到与中国戏曲异曲同工的“间离效果”。同时,我们也可从京剧大师程砚秋先生访欧归国后发表的《关于改良戏剧十九条建议》中,感受到西方艺术给予他在戏剧方面的启示与思考。

3、中国南北朝的乐舞节目《踏谣娘》反映了妇女的痛苦生活。

“沉雷灌顶,天旋地转。”舞台上,一个叫二忱的男子,将惊诧、悔恨、矛盾等复杂情绪,化作跌宕起伏的旋律划破静谧的黑夜……北京京评戏曲剧团的现代京剧《大山里》日前作为“全国优秀剧目”和“北京市现代题材优秀剧目”,分别在民族文化宫剧场及长安大戏院上演。这个字字句句都唱得震撼人心,几乎每一次亮相都能引得观众阵阵掌声的演员,就是来自国家京剧院的优秀青年老生演员马力。

查明哲执导的黄梅戏《孔雀东南飞》的舞台上,出现了一个由22人组成的女子合唱队。合唱队在每一幕戏结尾处吟唱,起到抒情、渲染的作用。查明哲说,这类似于古希腊戏剧中的吟唱,而《孔雀东南飞》是我国最长的一部叙事诗,二者恰好相契合。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腾飞,近三十年来,中国戏曲与西方的艺术交流日趋频繁,交流形式多种多样,交流成果收获颇丰。尽管如此,在我们对交流成果感到欣慰的同时,只要深入和细心的了解,我们还是可从西方观众的反应中,感受到他们对中国戏曲的了解与认知,还是和我们的认识存在着不小的差异。反之,我们的戏曲剧团和演员对西方观众的了解与认知,也是如此。本来,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艺术交流,双方存在认知差异,应属正常,但中西艺术的交流与对话,其目的就是希望能够增加双方的了解与认知,缩小相互的认知差异,实现最大程度的理解。为了这个目的,中西方的艺术家们正在努力。

4、唐宋时期流行的参军戏渊源于秦汉时的俳优.

【 梨园行里的“海归” 】

评剧《我那呼兰河》对于戏曲现代化的尝试可谓是全方位的,从唱腔、表演到舞台美术。该剧甚至借鉴吸收了话剧、歌剧等姊妹艺术的精粹。但查明哲导演强调说:“我们依然要发挥传统戏曲本体的优长,即使再现代,《我那呼兰河》也是评剧。”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出国热不仅包括去西方求学的学生,中国各地的戏曲剧团也在寻找和争取去西方国家演出的机会。出国演出,应该选什么样的剧目?什么剧目才能使西方观众看懂并喜欢?这成了当时戏曲剧团出国前必须考虑的问题。这样的考虑实际上是猜测。而猜测的结果,使得推选出的节目都是念白少、唱腔少、动作性强或技巧性强的武功戏,如《三岔口》《孙悟空》等。这些技术性和动作性很强的节目在西方演出后,确实给西方的观众带去很多惊奇,也满足了西方观众对异国文化的好奇心。同时,这样的演出,也使西方观众对中国戏曲有了初步的认识。但过多的炫技和肤浅的技术层面上的展示,使西方观众没能了解到原本是以综合艺术呈现的戏曲的完整样式,甚至使一些观众在看完这些技术性展示的表象后,误以为中国戏曲与西方的杂耍和马戏同类。这种认知上的差异,首先是缘于我们不了解西方观众的审美情趣和观剧习惯,其次就是西方观众通过观看这类节目后,只从表面理解和判断。这是中西方戏剧交流的初期,由于双方互不了解,而造成了彼此认知上的很大差异。

5、宋元时南方的曲调统称南曲,盛行于元明。

1982年,马力出生于一个艺术世家,父母都是有名的评剧演员。而在众多的行当里,马力对京剧老生情有独钟,这个选择并非偶然——他还很小的时候,父母到处演戏,小孩子孤单了总是会哭,于是剧组里有人逗他,给小马力带上了老生的髯口,他觉得很好玩,立马破涕为笑……这些记忆为他选择老生行当埋下了伏笔。于是,戏剧家庭的耳濡目染,加上自己的天赋使然,马力顺利地走上了京剧老生这一表演道路。

查明哲说,传统戏曲现代化是不可绕行的,因为任何一个剧种若想发展下去,都必须赢得当代观众的认可与喜爱。而在继承、坚守、发展、创新这条路上,完全可以进行多元化尝试。比如,创造新的程式。观众在《我那呼兰河》中就看到了新程式。剧中王婆与儿子铁钟离别一场戏,就通过演员创造新程式,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母子二人内心的纠结。多元化尝试同样体现于舞台美术的现代审美呈现。传统戏曲的舞台背景通常是二道幕,色彩素雅,有些幕布上施以精美的刺绣,但传统戏曲的舞台背景缺乏立体感。比起传统戏的舞台,观众看到的评剧《我那呼兰河》,舞台更具纵深感,并且富于层次。纱幕上绘有一条蜿蜒流淌的河流,在舞台灯光的映照下,幕后有众多群舞演员以夸张的舞蹈动作表现生活在呼兰河畔的人们挣扎求生、不屈不挠的精神。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各地戏曲剧团出访演出的节目出现了几种不同的状态。

6、我国民间出现的最早的剧场是宋代的勾栏,大者可容数千人。

舞台下的马力,戴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青春时尚。而一经勾脸挂髯、披袍蹬靴,转眼间就成了《文昭关》里老成持重的伍子胥。马力早年师从“余(叔岩)”、“杨(宝森)”流派,他博采众长,凭借深厚的唱功,2002年获得了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戏曲名家名段大赛金奖,2003年获得中国戏剧家协会国际小戏艺术节比赛一等奖的好成绩。2003年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后,马力考进了国家京剧院。正当大家对这颗京剧界冉冉升起的新星寄予厚望时,有着“80后”独特个性的马力抛下“铁饭碗”,赴美国深造去了。

查明哲导演解释说,现代审美、现代意识、现代观念、现代艺术表现手段都是传统戏曲现代化的内容。

  第一种是一些对西方观众不了解的剧团,他们还是以能否让观众看懂听懂作为他们重要的参考。所以,他们还是选择一些技术性强的动作戏和武功戏。

7、梨园是唐玄宗时教练宫廷歌舞的地方,后称戏曲演员为梨园弟子。

在美国学习的几年间,除了语言和独立能力的练就,马力所学的戏剧专业培养了他表演和导演的双方面能力,他开始对戏剧的策划、制作及管理感兴趣。对马力而言,一个好的表演艺术家往往也是好的社会活动家,参与社会活动可以增加阅历、开阔思路。当他发现很多美国人被京剧的服装和脸谱吸引住、想进一步接触和模仿时,干脆就教一批外国人学起了京剧。在美国期间,马力受邀参加了很多华人社团的京剧演出活动,并于2006年参加纽约联合国总部的“联合国春节联欢晚会”,同年获得了澳门世界华人艺术节戏曲展演的金奖。

刘子微:《生活秀》为京剧寻找新看点

  第二种是一些剧团经常接到很多国外商演的机会,因要节约成本,所以剧团一般是先减掉乐队或舞美人员,然后,安排几个或十几个演员,带着用电子合成器做出来的戏曲音乐或乐队提前录制的伴奏带,去国外表演一些戏曲舞蹈、武打片段、戏曲特技(如:变脸、吐火、耍牙、藏刀)等节目。当然,看过这类节目演出的西方观众,更容易对戏曲产生认知差异和把中国戏曲与马戏杂耍视为同类。

8、元曲是杂剧和散区的合称,两者都采用北曲为演唱形式。

【 要成为学者型的京剧演员 】

著名作家池莉的小说《生活秀》讲述了武汉汉正街上一位做鸭脖生意的女子艰苦创业的故事。这样一部表现当代市民生活的小说被武汉京剧院搬上了京剧舞台,并且引起了轰动。该剧在九艺节的两场演出,一票难求。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因国内一些知名剧团和演员已有在西方演出的经验,对西方观众也有一些了解,所以在推选节目上就有了不少改变。在决定出国剧目时,他们就尝试着选一些唱和表演并重的传统戏和新编历史戏。如:《牡丹亭》《曹操与杨修》《杨门女将》《白蛇传》等。这些剧目的演出,使西方观众看到了中国戏曲演剧形式的全貌,开始逐步了解到更多的戏曲独特的表演形式,同时也开始改变着原来他们对戏曲的认知差异和片面定论,双方的了解由此开始慢慢增多。

9、元曲四大家是指关汉卿、郑光祖、白朴、马致远,他们的代表作分别是《窦娥冤》、《倩女离魂》、《墙头马上》、《汉宫秋》。

就在2006年,听说中国戏曲学院新开设了MFA(专业艺术硕士)班,马力从大洋彼岸飞了回来,这回的理由是:“出了国更知道自家的东西有多好,我是中国的京剧演员,当然要在自己的国家发展自己的艺术事业。”拿到MFA学位后,马力又进了第五届优秀青年京剧演员研究生班。“作为戏曲演员,要演活一个人,就要具备史学、文学及美学等综合方面的知识。”马力告诉记者,他要成为学者型的京剧演员。

武汉京剧院院长、旦角演员刘子微接受本报采访时坦言,京剧现代戏的创作本来就很难,表现当代题材难上加难。那么,武汉京剧院为何选择这一难以把握的题材进行创作呢?因为他们要聚焦当代生活,为京剧寻找新看点。京剧《生活秀》将传统程式与现实生活自然融合,将传统戏曲的板腔体与现代作曲技巧有机结合,在乐队编制上,采用交响乐与传统的京剧三大件相结合。唱腔设计改变了京剧板腔体的曲式结构,较多使用曲牌体板式的表现手法,更能贴近时代,贴近观众。刘子微说:“创新并不意味着去京剧化。无论何时,我们都要保留京剧的根。如果丢掉了京剧最本质的特征,韵味就消失了,糅进去的元素如果不能使京剧变得更好看,京剧就会变得面目全非。 ”

  2000年以后,中国更多的戏曲剧团和艺术家开始思考戏曲在当代的传承与发展。一些大胆的艺术家,更是自觉地探索着、寻找着戏曲在当代的另一种表达可能。这时期,出国演出剧目的样式也更加多姿多彩。如京剧《野猪林》《王子复仇记》,川剧《红梅记》《马克白夫人》,梨园戏《节妇吟》,现代川剧《金子》,实验戏曲《情叹》《李尔在此》《还魂三叠》等,多次被西方国家邀请参加很多艺术节和重要演出活动。同时期还有一些戏曲艺术家与现代作曲家、舞蹈家、戏剧导演、电影导演等以戏曲元素为创作素材进行的跨界合作的作品,如:香港戏剧之父、导演荣念曾与昆曲艺术家石小梅、胡锦芳等合作的《舞台姐妹》,与昆曲艺术家柯军合作的《夜奔》,著名作曲家谭盾与昆曲艺术家张军合作的《马可波罗》,著名作曲家郭文景与川剧艺术家沈铁梅、京剧艺术家江其虎合作的《凤仪亭》,著名电影导演徐克与京剧艺术家吴兴国合作的《暴风雨》等,也都开始在西方舞台上呈现,并得到了很好的反响。

10、王实甫的代表作品是《西厢记》,其中为张生和崔莺莺穿针引线的是红娘。

说到老生,就不能不提《李陵碑》,甚至有人称这部戏为“检验老生演员的指标”。马力所演绎的杨继业曾得到京剧名家马长礼的悉心指导,对于该戏的大量唱段,马力凝重醇厚的唱腔,让观众看到了杨继业的迷惘。也正是在马长礼的指点下,马力2008年在第六届CCTV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中获得了老生组金奖。

王斌:邀观众参演昆曲《1699·桃花扇》

  西方观众这时期所看到和了解到的中国戏曲,也更加全面真实和多元现代了。近十多年来中西文化的深度合作,使得戏曲艺术家们更加了解西方,西方的观众也更加了解中国戏曲了。就笔者个人经验来看,西方剧场更关注中国戏曲在当代的发展,更关注艺术家思想内涵的表达。戏曲艺术家的创造力和文化自觉,是未来中国戏曲发展创新的动力。

11、元末明初的四大南戏是《荆钗记》、《白兔记》、《拜月亭》、《杀狗记》。

虽然先后师从尹培玺、叶蓬、马长礼、陈志清等名家,但马力“倔强”地保留着自己的艺术想法,也就是“以自己的条件为中心,再吸收前辈艺术的优点”。比如在《大山里》中,马力的唱腔婉转抒情而又不失高亢,巧妙又细腻地演绎了剧中人物的波动情绪。而让马力最佩服并特想学习的,是京剧名家李少春编剧并主演的京剧《野猪林》。马力认为,李少春饰演的林冲不仅巧妙地糅合杨小楼、余叔岩的演唱特点,还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嗓音条件,并将允文允武的艺术特长贯注到林冲身上,相当出色地演绎了“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这种“英雄末路”的苍凉感。

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副院长、导演王斌告诉记者,昆曲《1699·桃花扇》已有9个版本,甚至有一个版本还邀请有兴趣的观众一起登台演出。虽然给观众的角色只是出场一次的龙套演员,却需要观众花一两天的时间参加训练。

12、我国第一部被介绍到欧洲的戏剧是《赵氏孤儿》、其作者是纪君祥。2010年,陈凯歌的电影版《赵氏孤儿》颠覆了古典戏剧的故事,融动作、爱情、梦幻于一身。

【 开辟“京剧实验室” 】

该院对于昆曲演出式样的大胆尝试始于白先勇当年向该院借演员,演青春版昆曲《牡丹亭》。随后,该院也推出了青春版昆曲。不过,在九艺节中上演的《1699·桃花扇》,相比青春版又迈出了一大步。身着传统戏服的昆曲演员背后,齐刷刷地站着唱美声的合唱团。昆曲细腻的唱腔与典雅的唱词,和着无伴奏合唱的纯美声音,宛如天籁。可是,这种诠释古典名著《桃花扇》的方式,这种演绎昆曲的形式,让不少原本奔着传统戏去的观众颇感意外。

13、我国著名戏剧家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是同时代的人,他的临川四梦是《还魂记》、《紫钗记》、《邯郸记》、《南柯记》。

回国后马力看到了国内京剧市场的不景气,这使他想起了美国百老汇的两种演出模式——百老汇大街两旁分布着几十家剧院,在百老汇大街44街至53街的剧院被称为内百老汇,而百老汇大街41街和56街上的剧院则被叫做外百老汇,内百老汇上演的是经典、热门、商业化的剧目,而外百老汇演出的是一些实验性的、还没有名气的、低成本的剧目。马力觉得“京剧也可以有自己的实验阵地,可以像外百老汇那样运作”,他也发现,年轻演员在整个国有院团人员中的比例很大,这些人有思想、有创意、有激情,但在有限的院团演出中,他们甚至只有节日庆典时才有机会露脸,而且通常都是类似于跑龙套的角色。为何不将这些人才聚拢在一起,发挥大家的才华呢?于是他有了创办“青春戏园”的想法。

王斌解释说:“《1699·桃花扇》这部戏采用了西方音乐创作手法,叫做无伴奏合唱昆曲清唱剧。如果观众用惯常的眼光和以往的审美观念来看,可能会觉得不适应、不满足,但这是我们推陈出新的一个重要尝试。戏曲艺术的传承跟博物馆的收藏是不一样的。我们今天听到的昆曲,同600年前的昆曲相比,不说差了十万八千里,恐怕也得差上八百里。所以,我们既要立足于民族和传统,又要不断发展和创新。这种创新需要保持艺术原来的精神面貌而不是躯壳,既不能迎合过去,也不能迎合现在。 ”

14、《牡丹亭》中的两个主要人物是杜丽娘和柳梦梅。

2009年12月,马力找来一批志同道合的优秀青年演员,首次尝试京剧小剧场运作,成立了一个名为“国粹青春戏园”的剧社,为京剧市场带来了一股新鲜血液。

□本报记者/王臻青 电自广州

15、清代最为著名的戏剧作家是洪升和孔尚任,他们的代表作品是《长生殿》和《桃花扇》。

办“国粹青春戏园”后,马力担任总策划、导演的角色。资金、剧场、演员、观众……样样问题他都要考虑,比如演员的劳务费、场地人员的服务费、服装、乐队、音响、布景甚至地毯费用等。为了筹措演出经费,马力找到“国粹基金”提供资金支持;为了找场地,马力联系到北京市文联的小剧场……准备周全后,马力终于开始了首场京剧小剧场演出——“首都优秀青年戏曲演员系列展演”暨“国粹青春戏园”演唱会。

16、我国近代以来的最为流行的戏曲剧种是京剧,他主要是西皮和二簧的结合、并吸取其他剧种的优点而形成。

2010年,组织、策划、制作北京市“百人工程”戏曲展演20余场后的马力更加跃跃欲试,于是和家人成立了北京京评戏曲剧团,由马力的父亲——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马惠民担当团长,该团以培养青年艺术人才为基础,在继承传统戏曲的同时也注重发展创新。北京京评戏曲剧团的第一出大戏《大山里》即是由同名评剧改编的现代京剧,讲述了主人公二忱在经历情感波折后舍身为国的故事。该剧从表演、唱腔、念白、音乐、布景等方面都有别于传统京剧。“剧情紧凑,处处有悬念,从头至尾都有吸引观众的地方。从表演形式看,既有京剧的唱腔,又有话剧式的表演,更有突破性的民乐来伴奏。”马力表示,演传统戏就必须按照程式,而演现代戏就比较自由,长期从事程式化演出的青年演员尝试现代戏的表演,兴许会带来新的突破。

17、乾隆末年,三庆、四喜、春台、和春四大徽班把二簧戏带进北京,后逐渐发展成京剧。

值得特别提及的是,《大山里》还吸引了很多年轻人走进大戏院观看,他们中有公司白领,也有大学生,有的看完演出还会在马力的博客上留言。对此,马力高兴地对记者说:“这出戏演出的上座率能达到九成,中途退场的人很少,而且演出结束后观众还都不走,他们互相议论着情节,等着演员出场谢幕。我们很受鼓舞!”

本文由巴黎人网站网赌发布于巴黎人-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马力顺利地走上了京剧老生这一表演道路巴黎人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