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此日本国家研究基地专修大学特设研究项目对

来源:http://www.i-pob.net 作者:巴黎人-国际学校 人气:161 发布时间:2019-09-19
摘要:早在唐朝时期,日本就向中国递交过国书,而不是像日本一直以来所强调的“从未向中国递交过国书”。而且在唐朝时期,不仅日本的律令来自中国,甚至一些详细的法规细则也完全抄

早在唐朝时期,日本就向中国递交过国书,而不是像日本一直以来所强调的“从未向中国递交过国书”。而且在唐朝时期,不仅日本的律令来自中国,甚至一些详细的法规细则也完全抄自唐朝——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韩昇对于日本史研究的最新发现,推翻了日本宣传了多年的结论。近日日本《朝日新闻》用整版的篇幅,报道了韩昇教授的这一发现,认为“改变了全日本对于日本史的研究结果”。


时间:2010-2-8 10:41:27 来源:不详

中新网上海2月3日电 (邹瑞玥)日本学者深厚扎实的汉学研究历来为学界认可,甚至以“敦煌在中国,敦煌研究在日本”而自傲。最近,复旦教授韩昇关于遣唐使井真成的研究论文,推翻了日学界三年的研究结论,并获日本学界认可。上月27日,日本三大报之一《朝日新闻》以半版介绍其研究,这在日本也是前所未有。

图片 1

复旦大学教授韩昇:井真成墓志力证日本长期处于唐朝主导的东亚体系

据介绍,事情的源起是西北大学在西安买到了一个唐朝时期墓碑的拓印,上面记载着一名公元734年在中国死去的名叫井真成的日本人的墓志,这在日本引起了很大轰动。因为这个墓志中第一次出现了日本国名,而且墓志中称此人“强学不倦”。为此,日本特地设了一个国家级基地来进行研究,最后日本的所有日本史学者和中国史学者达成共识,认为井真成是日本派到中国的留学生,在唐朝留学20年,还被唐朝授予5品官员,死在中国。

早在唐朝时期,日本就向中国递交过国书,而不是像日本一直以来所强调的“从未向中国递交过国书”。而且在唐朝时期,不仅日本的律令来自中国,甚至一些详细的法规细则也完全抄自唐朝——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韩昇对于日本史研究的最新发现,推翻了日本宣传了多年的结论。近日日本《朝日新闻》用整版的篇幅,报道了韩昇教授的这一发现,认为“改变了全日本对于日本史的研究结果”。

3年前,一块墓志在西安古玩市场的发现,轰动了整个日本学界。这块墓志上面记载了一位名叫井真成的日本人,于734年1月逝于长安。

海峡之声网上海站2月4日电(记者程娟娟)曾出现在2004年日本爱知世博会上记载了一段中日交往史的“井真成墓志”,当时在日本引起极大轰动,这是第一次出现“日本”国号记载的古代实物记载。为此日本国家研究基地专修大学特设研究项目对井真成墓志进行研究,认为井真成是日本派到中国的留学生。但日前由复旦大学教授韩昇关于遣唐使井真成的研究论文,推翻了日本学界三年的研究结论,并获日本学界认可。

图片 2

但是韩昇发现,日本学者在研究时并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尤其是唐史,因为被发现的这一墓志只有30厘米见方,而在唐朝官员序列中,即使最小的宫女的墓志,也要达到40厘米见方。而且所谓的“在唐朝留学20年”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唐朝对于留学生每年考核一次,考核不合格的就要遣送回国,最长只能待9年。之所以日本学者会认为井真成在中国待了20年,是因为他们在日本史料中发现,日本平均每30年左右派一批遣唐使,在717年派出了遣唐使,由此推断井真成是717年到唐朝的。

据介绍,事情的源起是西北大学在西安买到了一个唐朝时期墓碑的拓印,上面记载着一名公元734年在中国死去的名叫井真成的日本人的墓志,这在日本引起了很大轰动。因为这个墓志中第一次出现了日本国名,而且墓志中称此人“强学不倦”。为此,日本特地设了一个国家级基地来进行研究,最后日本的所有日本史学者和中国史学者达成共识,认为井真成是日本派到中国的留学生,在唐朝留学20年,还被唐朝授予5品官员,死在中国。

日本学者研究认为,这块墓志上第一次出现日本国名,井真成是717年派到中国的日本留学生,在唐朝官居上五品。

发掘于古城西安的“井真成墓志”,2004年由西北大学博物馆正式收藏,墓志的发现当时轰动了整个日本学界。这块墓志上面记载了一位名叫井真成的日本人,于734年1月逝于长安。墓志的发现不但能证明日中友好关系的长久历史,也对研究古代中日文化交流具有重要意义。

井真成墓志(局部),志文首句为:“赠尚衣奉御井府君墓志之铭”。

而至于墓志中的5品官员,韩昇根据史料发现,这仅仅是赠官,并没有在唐朝任职。因为根据我国史料,733年一个600人的日本遣唐使团来到中国,井真成是这个遣唐使团的总判官,734年1月就死了。而733年秋季,长安发生大灾荒,唐玄宗带百官到洛阳躲避饥荒。这样一来,日本的使团也只能赶到洛阳。可是,身为判官的井真成还没等到拜见皇帝就死了。按照规矩,使团成员拜见皇帝时,都会得到官衔,死了也要官葬。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这样做,只能临时找个墓碑,让负责官员写个墓志,草草把他下葬。根据史料记载,唐朝时期所有来访的使节都必须递交国书,然后才能被承认,否则不可能自由来去。井真成在递交国书前就死了,所以他的墓碑上没有日本的官职,只有唐朝的官职。这也就意味着,那个时期日本已经向唐朝递交国书了。只是日本人在明治维新后篡改历史,否认了这一切。

但是韩昇发现,日本学者在研究时并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尤其是唐史,因为被发现的这一墓志只有30厘米见方,而在唐朝官员序列中,即使最小的宫女的墓志,也要达到40厘米见方。而且所谓的“在唐朝留学20年”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唐朝对于留学生每年考核一次,考核不合格的就要遣送回国,最长只能待9年。之所以日本学者会认为井真成在中国待了20年,是因为他们在日本史料中发现,日本平均每30年左右派一批遣唐使,在717年派出了遣唐使,由此推断井真成是717年到唐朝的。

东京大学访问期间,韩昇接触到了这段史料,并对日学界的结论产生怀疑。台湾学者早就发现一块载有“日本国”字样的墓志,比该墓志早30多年。而这块墓志形制仅有30厘米见方,比唐代官员的最低规格——宫女墓志还要小。墓志的盖与其颜色、尺寸都不一样,书写余白很多,显然是草草而就。他在中国停留的时间,短期内从留学生官居上五品,也与唐代留学生规范不符。

据悉,井真成墓志中首次出现了日本国名,使当时已经面临研究瓶颈的日本遣唐使研究又看到新的“曙光”。当时由朝日新闻社出面,组织了一次大型的学术报告会,日本专门申请了一个国家基地,特设在专修大学,集中了最好的日本史学者和日本做中国史的学者对该墓志深入探究,经过长期的研究,他们达成共识,认为井真成是日本派到中国的留学生,在唐朝19年,同时官居上五品,后来客死他乡。

西安东郊2004年出土了日本遣唐使井真成墓志,此文物当时在日本引起轰动——因为这是第一次出现“日本”国号记载的古代实物记载。日本国家研究基地专修大学特设研究项目对井真成墓志进行研究,三年来发表论文集数部,其中所有的论文都立足于井真成是留学唐朝的学生。不过,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韩昇去年底的一项研究成果推翻了日本学界三年的努力——即井真成是遣唐使团的外交官员而不是留学生,韩昇教授昨天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通过进一步研究,他认为这一墓志恰巧力证了日本长期处于唐朝主导的东亚体系之中,而不是游离于体系之外。日前《朝日新闻》也用专版介绍了韩昇教授的研究成果。

本文由巴黎人网站网赌发布于巴黎人-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为此日本国家研究基地专修大学特设研究项目对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